解 码 清 江

阅读: 12652次  日期:2009-6-29    

                                    
       引 子
      谈起中国的大江大河,首先被人提及的自然是长江、黄河,和她们相比,她确实没有那么气势奔放,源远流长。比喻胸怀、视野的宽广博大,诗人首先想到的必定是汹涌澎湃的大海,与之相比,她确实没有那般广阔无垠,汪洋磅。但是,她有她的气质、神采和积淀,她有她的个性、禀赋和内涵,她注定要走出被忽略、被遗忘的精神版土,向世界展示她独特的存在。她的名字叫,清江。踏着轻盈的脚步从湖北利川齐岳山迤而来,龙洞沟是她奔涌的源头。北有巫山凭峙,南有武陵相倚,绵延起伏的峰峦是她饱经岁月摧折的脊梁。她,在群峰众壑间曲折迂回,或激流高歌,或呜咽伏流,一路劈山走峡,蜿蜒前行,从西向东流经恩施、宜昌的10个县市,在宜都注入长江。千百年来,依偎在鄂西南的崇山峻岭中,奔流不息,她静静见证着沧海桑田的变幻。在定居于此的土家人心中,她是哺育了一个勤劳强悍民族的母亲。清醇甘甜的碧波浇灌着一代又一代土家人。湖北长阳大堰钟家湾出土的“长阳人”化石表明,早在19.5万年前,土家族先民——巴人,就在她的怀抱中,垦殖渔猎、开疆扩土,用血汗和智慧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巴土文化。在历代文人墨客笔下,她是美不胜收的画卷。“八百里清江,八百里画廊”,浩浩殇殇的河水,巍峨秀丽的江川,赚来无数才子的惊慕和赞叹。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这样描述她:“水色清照十丈,分沙石。蜀人见其澄清,因名清江。” 她以自己的碧绿澄澈,赢得了一个既朴素又充满诗意的名字。在水电开发者眼中,她是一座蕴藏着巨大财富的宝库。虽然仅是长江在湖北的第二大支流,但423公里的干流河道,17000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落差竟达1430米,可开发水能资源达350万千瓦。这里是湖北的第二大林场,银杏、桐等珍奇树种栖息于此。铁、煤、磷、锰、铝、重晶石等矿产和天然气储量巨大。茶叶、烟叶和药材产量居湖北前列,旅游资源独具特色,可谓地生万物,山藏百宝。今天,当唐诗宋词描绘的美景变得难以寻觅,当流域水电开发的鼓点一次次声振天下,八百里清江裹挟着历史的风尘,终于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八百里清江的古老宁静和天然质朴,注定被发现。清江的流泉飞瀑、绝壁巨洞,既赏心悦目,又惊心动魄。武落钟离山的美艳光华,景阳关的雄伟峻拔,柴埠溪的绮丽绝尘,可以开阔我们的视野,可以点燃我们的热情。清江的史影光怪陆离,异彩纷呈:廪君冷酷果断,盐女妖绕浪漫,虎钮錞于质朴古拙。清江的跳丧、哭嫁,既通俗易懂,又出神入化;田氏贵族诗人群作品丰赡;民间五句子歌融楚辞、唐诗七绝、古代巴歌艺术风格于一体,在诗坛一枝独秀。悠悠清江水满载着这片土地数千年发展与变迁的秘密奔流至今,浪花滚滚记载着说不完、道不尽的过往,向世人讲述着无数值得回味与探究的故事……
溯    源
      清江源头在哪里?利川城以西35公里,汪营镇后坝乡,有一个以清江为名的小村落。在整个清江流域,以之命名的地方唯此一处。这里地处齐岳山东麓,绿树遍野,风景如画。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有意附会,在村里一个叫龙洞沟的三尺暗穴中,一股浅绿色的泉水缓缓流出,聚散离合,扑跌有声,清江发出降生后的第一声啼哭。从此,这一缕涓涓细流,出深山,奔平川,汇集众多溪流,投向长江。清江村里流出清江河,八百里清江从这里开始自己的生命流程。这是文献记载,但当地人并不以为然。因为在齐岳山西麓庙湾有一个檀香洞,以前,当地人曾倒入一篓谷壳,五天五夜后谷壳自龙洞沟流出。可见,到达龙洞沟时,清江早已伏流穿越了一整座齐岳山。可檀香洞之水也并非已出,而是来自都亭山与齐岳山之间的白羊塘水库,水库之水又来自都亭山庙湾谷口处。刨根究底,或许这里才是清江真正地理意义上的源头。但在清江岸边每一位居民心中,这依然不是最终答案。清江源头在哪里?在清江下游岸边,湖北长阳武落钟离山,供奉着一座巴人的石像。他就是被清江两岸土家族人民尊为始祖的廪君。廪君左手握剑,右手执一支牛角,嘴唇微张,默默注视着脚下的清江。直到今天,许多关于他的故事依然在这里流传。当初有五个姓氏的族人,巴氏、樊氏、曋氏、相氏、郑氏共同生活在武落钟离山。山上有赤黑两个洞穴,巴氏之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于黑穴。巴氏子从小机智勇敢,身体强壮。长大后成为部族中顶天立地的汉子,并取名务相。一天,野牛群向部族进攻,巴务相与野牛勇猛搏斗,一手掰下了一支牛角,野牛被打退,巴务相把牛角做成了号角。因为没有首领,大家商议,掷剑于石穴,投中者为王。结果,众人都未投中,唯巴务相一箭中的;又有人提出要比造土船,谁造的土船能在水中浮起,谁为君长。最后,众土船皆沉,唯巴务相所造土船能浮游水上。于是各部族一致同意推巴务相为首领,号为廪君。从此,廪君带领各部族向西开山劈岭,疏通河道,用牛角指挥巴人开劈了清江。向王天子一支角,吹出一条清江河。声音高,洪水涨;声音低,洪水落。吹出一条弯弯拐拐的清江河。一首传唱千年的土家民谣道出了人们心中的清江源头。但在地质学家看来,这仅仅是一个神话传说。清江流域早在震旦纪时是一个古海,后从寒武纪至三迭纪,经过多次海进(沉积)、海退(剥蚀),于三迭纪晚期形成陆地,并因强烈的地壳运动,隆起巨大的山脉,清江在更新世中期由江汉盆地水系袭夺恩施盆地水系形成。这是地质构造史中的清江源头。一条神奇的江,处处显示出她的扑朔迷离。从源头流出后,清江经过利中平原,一路低吟浅唱,在利川市东北的落水洞,这条有“三明三暗十八曲银河”之誉的河流经历了最壮观的一次伏流。汩汩滔滔的清江水流至落水洞口,猛跌30余米,垂直扑下,被一个幽暗神秘的石洞饕餮而尽,开始了长达10余公里的地下潜行。而洞中周边群山苍茫起伏,宛若一条巨龙张开大口,一口吞掉清江,颇有“吸尽沧海水倒流”之势。人们形象地称这一人间奇景:卧龙吞江。矗立一旁的腾龙洞是清江故道,号称世界第一大洞穴。洞口可筑下一幢28层的高楼,洞内可开辟15个标准足球场,已探明总长度52.8公里。腾龙洞中有5座山峰、10个大厅、10余处洞中瀑布,水洞、旱洞相连,主洞支洞互通。清江,以她的鬼斧神工将之雕刻成一座雄伟的迷宫。 清江顺流而下,九曲回肠、扑腾跌宕的命运彰显出她百折不挠,坚定从容的性格。而古代巴人在廪君率领下,为开疆辟土,却是逆流而上,一路战盐神,收盐阳,登曲岸,立夷城,据扞关,历尽艰难困苦,终于创立了巴国。雄关、天险、甚至缠绵恻的爱情都无法阻挡开拓者勇往直前的脚步。相传,廪君当上族长后,率领族人“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盐水有女神谓廪君曰:‘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 ’。廪君不许。盐神暮辄来取宿,旦即化为虫,与诸虫群飞,掩蔽日光,天地晦冥。积十余日,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廪君于是君乎夷城,四姓皆臣之。”(《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出恩施城南五公里,清江一改童年河段的坡平水缓,进入石崖陡立、山势峨的深山峡谷地段,水深流急,暗礁险滩密布。伏三跳、眠羊口、野三口……每一个名字暗含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至长阳渔峡口,香炉石在江边凌空兀立,高出河床百余米。这里据说就是廪君在射杀了自己的爱情后,带领巴人最后定居之地,也是他魂归清江之所。廪君死后,精魂化为白虎,飞升而去。从此,白虎便成为了土家族民共同尊奉的图腾,渔峡口也因此有了另一个名字,白虎垄。历史传说的底片早已昏茫不清。但廪君射杀爱情、建邦立国、化身白虎的地方却依旧青山绵亘,秀水潆洄,清江承载起一个民族的悲喜歌哭流进了土家人生生不息的脉搏。沿着清江这条民族之源,我们便可以寻溯土家先民,巴人的精神之源。巴人尚武。早在武王伐纣之时,巴人参加战斗,便以“巴师勇锐”着称;汉高祖刘邦在楚汉战争中,曾凭借英勇善战的巴人平定三秦;明朝嘉靖年间,朝廷征调以清江土家人为主体的湖广士兵抗击倭寇, “以少击众,十出九胜,天下莫敌”;清嘉庆初年,清江两岸土家、苗、汉各族人民投身反清斗争,更是声势浩大,威震朝廷。今天,面对清江流域出土的古代军乐器——虎钮錞于,我们依稀还能看到巴人骁勇威猛、冲锋陷阵的身影。巴人刚烈。《华阳国志》记载:东周末,“巴国有乱,将军蔓子请师于楚,许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国既宁,楚使请城,蔓子曰:‘借楚之灵,克弭祸难,诚许楚王城,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乃自以头授楚使。” 巴蔓子伟岸的身躯静静躺在清江的源头,巴蔓子刎首留城的故事却和清江水一样流过千年时空,引导血性刚烈的土家人去挑战自然、激流勇进。巴人乐观豁达。歌舞是他们表达情绪的主要方式。清江岸边也成为民歌生长的肥沃土壤,世界25首经典民歌之一的《龙船调》便诞生于此。“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这是先秦时期巴歌流行的盛况。千百年来,清江岸边的土家人,田间耕作时要歌,于是便有了节奏铿锵的《薅草锣鼓》;扯船拉纤时要歌,于是便有了从血管贲张的胸腔底吼出的船工号子;传情示爱时要歌,于是便有了情真意切的五句子山歌;女儿出嫁时也要歌,感伤哀怨的哭嫁歌是土家妹对纯真、无忧生活的告别,还是对未来命运的忧虑?甚至是闲来无事之时,也要唱几句《南曲》长精神;庆祝节日更要聚集到摆手堂载歌载舞。总之一切都离不开歌舞。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人死了也要用歌舞来送别。当高亢沙哑的丧歌响起在沉沉暗夜,死的沉重顿时被粗犷拙朴的撒尔嗬舞步超越,土家人用豁达豪爽的歌声来传达对死亡和苦难的蔑视。歌舞早已融入土家人的生命,融入清江温柔的波涛,成为人们生活的一种习惯,成为这条神奇而秀丽的江边一道永驻的风景。  逆着水流的方向追溯清江的源头,五彩斑斓的巴土文化、奇幻绵长的巴族历史便和着浩浩荡荡的江水一起向我们奔来,这是一种含义深刻的吟唱,能听懂的只有世世代代生活在她身边的子民。
虹霓初现
     田旻如在黑暗中不断地翻着桌上的《田氏一家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冷嗖嗖的风正从对面山崖上横刮过来,震天的撕杀声便在洞口引起一阵嗡嗡的回响。已经无路可走了,清庭的军队已在迈柱的指挥下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四百年,十九代土司王。所有的兴衰荣辱都记在这本书上。列祖列宗的文治武功、雄韬伟略随着这些烂熟于心的诗一一闪现在眼前,而这一切都将在今天戛然而止。他又想起《桃花扇》里那个道士的唱词:桃花扇底送南朝。这是他最喜爱看的一出柳子戏,想不到今天,这样的事情竟会在自己的领地上上演。这是公元一七三三年冬天的一个黄昏。被雍正帝认为“楚蜀各土司,惟容美最为富强”的容美土司最后一代宣慰使、末代土司王田旻如面对雍正皇帝“改土归流”的决心,在众叛亲离后绝望地自缢于清江边的一个洞穴。田旻如大概不会想到,他的死将标志着清江流域从此走出土司统治的时代。田旻如死后,容美土司土崩瓦解,鄂西南地区其它大大小小的19个土司也随之风流云散。 从元朝至大三年(1310年),田旻如的第一代先祖墨施什用在这里建立第一个土司政权开始,清江沿岸各族人民就开始进入土司的残酷统治时代。土民被土司王“刑杀经意抄没鬻卖,听其所为”,饱受压迫剥削。在外界早已进入封建社会的时候,历代王朝对土司也一直实行“以部落蛮领,不重绳以汉法”的羁縻政策。许多土司王便明文规定,在自己统辖的区域内“汉不入峒,蛮不出境”,形成了与中央政权相对独立的地方王国。在这种奴隶制度宛如漫漫长夜的统治下,清江成为一条流淌着沿岸土民辛酸血泪的河流。随着清政府派遣的“流官”到任,清江各族人民终于从土司制度的禁锢下解脱出来,清江流域的治理和开发升起了有史以来的第一道虹霓。第一位在清江流域修建引水灌溉工程的人叫张冲,乾隆年间一位出生于河南的进士。 “改土归流”后,清庭实行了鼓励土民辟荒垦殖的政策,清江沿岸也出现了“穷谷邃岩,尽行耕垦”的局面。耕地增多就要发展灌溉。乾隆七年(1742年),张冲来到清江边的来凤县,看到人们临水而居但却无水浇田,依靠天收,便开始就考虑引渠灌田。《来凤县志》记载,张冲上任来凤知县后,率领乡民“观地势之高低,水脉之起伏,指示方略,合力趋功”,先后修建了3条水渠,使境内“自此城乡俱有水畦”。第一位在清江流域兴修饮水工程的人叫王庭桢。光绪三年(1877年),王庭桢来到恩施任施南府知府。府治以西有崔坝小邑,由于地处川楚通衢之口,客商往来,市井繁华,民居鳞次栉比。但由于其地势高仰,没有水源。当地百姓平日都要靠买水度日。间或有利欲熏心的商人在水中掺杂污秽之物,百姓饮辄生病,饱受其苦。王庭桢知道后“怅然悯之”,亲自率人查勘水源,“视其原湿,规其蓄泄”,并筹集经费,规划线路。开工后,更是亲自监督施工,经过三个月的艰苦努力,最后修成了一条饮水渠道,老百姓“靡不欢呼额颂”。另外,王庭桢也是历史上第一位组织民力,尝试疏通清江河道的人。光绪五年(1879年),王庭桢面对清江河道是否可以疏浚的争论,力排众议,命勘测人员“绂循清江而下,观石积处,具图以往”,然后根据绘得的图纸,命令匠人采取以火焚石的办法,整治航道。但终因手段有限而收效甚微。从“改土归流”至民国建立,清江沿岸各族人民,虽然在许多曾莅任于此的有识之士的组织和推动下作了一些开发清江的尝试,但终因技术落后,规模过小等原因而显有改观。在她咆哮沸腾时,这条孕育了土、苗、汉芸芸众生的母亲河,依然会给清江儿女带来深重的灾难。据已有文献记载,仅在这一百余年间,清江沿岸就遭遇大水灾近20次。今天,那些最早将目光投向清江治理和开发的人,以及他们所主持修建的水利工程却早已湮没在岁月的尘埃中,无迹可寻。可他们的名字却应该被铭刻在清江永不止息的滚滚波涛中,铭刻在清江流域各族人民的心里。因为他们托起了治理和开发清江的第一道虹霓,尽管结果还远远低于人们的期待。清江依然在沉寂中等待。
一个短促的春天
      1939年6月16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几名勘测队员已经走在了去往屯堡的路上。一抹淡淡的月影挂在天空,弯弯扭扭的山路在莽莽群山中缓缓延伸,像一条灰白的蛇。寂静的清江山谷里水声潺潺。几头小毛驴脖子下的铜铃声在早晨清新的空气中听起来格外清脆悠扬。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他们才到达那个叫屯堡的小镇子。这里地处恩施县西北60公里。此次来,任务就是勘测清江中上游河段,为政府在这里兴修水利工程、开凿河道作准备。这一年是武汉沦陷,当时的湖北省府被迫迁往恩施的第二年,国民政府组织了自民国以来对清江的第二次勘测。因为出于抗日战争的需要,必须立即着手清江水利建设和河道整治,以保证鄂西南战时物资供应和运输。勘测工作持续了近半年之久,勘测队以恩施上游的两河口为起点向下游施测,至水布垭为止,共测河道144公里,编制了《勘测清江自两河口至三友坪一段报告》,对河道概况、水文资料、航道整理等掌握了初步资料。这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话题,一场给整个中华民族带来无穷灾难的战争,却在无意间仓促地开启了一条河流开发的春天。勘测结束后,国民政府立即开始了清江流域的水利开发。从四十年代初开始,先后在这一区域内修建了利川南坪水道、咸惠渠、三里坝渠、广润渠、望坪渠、高桥坝渠、烂泥冲渠等一批规模较大,效益可观的水利工程。灌溉农田两万余亩,使清江上游许多村镇免受水患之灾,此外,还兴修了众多的堰、塘、井等小型水利设施,解决灌溉和饮水问题。据有关资料估算,这一时期兴修的大大小小的水利工程使清江沿岸约62万亩农田得到灌溉,粮食增产数目在80万石以上。较之清江此前的漫长历史,这算是一个大的发展阶段。在兴修这些水利工程时,清江沿岸民众表现出感人至深的奋斗精神。在修建始三里坝渠时,由于资金有限,国民政府提供贷款又手续繁杂,因此当地民众通过自筹材料,义务献工来开展建设。许多民众在工地终日劳作,仅以怀揣的几枚柿子充饥。山洪暴涨之时,甘愿冒着生命危险顶水抢护已砌筑好的工程。每项工程竣工通水之日,民众无不“云集渠畔,沿渠欢呼”。与水利建设相比,这一时期的航道整理工作所取得的进展微乎其微。国民政府虽然提出了一个设想宏伟的《整理鄂西清江水道计划书》,但终因资金问题而未付诸实施。只在恩施两河口至五峰山之间断断续续地做了些开纤道和疏滩的工作,而真正涉及改造清江航道的实质性工程,一天也没开始过。由于这一次的清江开发本来就属于特定历史环境下的被迫之举,因此,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结束,国民政府的倒台,这次转机便在国民政府的冷落下倏忽而逝。在奔腾的清江流水边,人们继续着刀耕火种,含辛茹苦的生活,一切依然如故。只是在那危岩耸峙,暗礁密布的山谷里,放排工的放排号子更加凄厉悠长,因为在清江的惊涛骇浪中又在上演新的更加悲壮惨烈的放排故事。
新时代,新清江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随着天安门城楼上那一声庄严的宣告,清江和她翘首以盼了千百年的子民一起迎来了一个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新时代。从50年代起,有关部门就开始着手清江流域的实地勘测和科学规划,1964年,初步确定了清江梯级开发方案,并将隔河岩电站作为流域开发的第一期工程。之后,由于各种原因,隔河岩水电站的建设两次被搁置。 1987年1月15日,一声震天撼地的开山炮,炸响在沉寂万年的清江河谷,隔河岩水电站终于在沿岸各族人民企盼已久的欢呼中开始动工兴建。而就在两天前的1月13日,湖北省人民政府以鄂政发(1987)6号文,印发了《关于成立湖北省清江开发公司的通知》。明确“清江开发公司是具有法人资格的、实行独立核算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为开发清江水力资源各梯级工程的建设单位,近期负责清江隔河岩水电站的建设;工程竣工后,负责电站的领导和管理经营,并依靠水电站的经营收入,逐步开发清江流域的其余梯级工程和资源。” 从这一天起,清江公司就肩负起“开发清江,造福人民”的使命,决心用20年时间,“首战隔河岩、再战高坝洲、决战水布垭”,完成流域三大梯级开发。一条古老河流的历史,由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创业之初,路蓝缕,困难重重。以王利滨为代表的新中国第一代清江开发建设者,高举起改革、创新的旗帜,深入思考论证,多方奔走呼吁,探索采用项目业主负责制、招投标制和工程监理制组织工程建设。项目业主既负责建电站,又负责管电站,通过一个电站的建设带动一个流域的水电开发。一改过去水电工程建设、管理分离,投资无底洞,工期马拉松,质量无人管的弊病。在艰苦环境中,全体建设者斗志昂扬,顽强拼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1987年12月10日,号称“亚洲第一洞”的隔河岩导流隧洞贯通。10个月零25天的工期,打破了国际隧道施工权威公司的预言。 1987年12月15日,提前一年实现工程截流,在全国第一次创造大型水电站当年开工、当年截流的新纪录。 1988年4月22日,上游碾压混凝土围堰比设计提前7个月建成,创造日浇筑7940方的纪录,比美国上静水大坝7650米的世界纪录还多290方。同年12月13日,隔河岩主体工程浇下第一仓混凝土。 1989年,战胜13次大洪峰的侵扰,克服国家银根紧缩、公司资金短缺的巨大困难,在公司帐面一度只有24元钱的情况下,精心组织,和各参建单位密切配合,大坝在风雨的洗礼中一寸寸长高。 1993年6月4日,1号机组并网发电,比国家计划发电工期提前6个月零25天,创造了“清江速度”。 1994年11月28日,清江隔河岩水电站4号机组正式投产,至此,清江干流上有史以来第一座兼有发电、防洪、航运、灌溉等多种功能的大型水电站全部建成,清江源源不断的江水第一次按照人的意志变成推动两岸人民创造新生活的巨大力量。这是一段热血沸腾,激情澎湃的岁月,这是一段充满艰辛和汗水的岁月,这也是一段伴随着光荣和掌声的岁月。1992年11月16日,就在工程即将蓄水发电之际,国务院总理李鹏来到隔河岩工地。在听取了清江公司的汇报后,他说:“对于隔河岩水电站,我很感兴趣的是你们采取这种现代化的管理方式,业主管理的方式,我看三峡将来也得采取业主管理方式。”并欣然为隔河岩电厂揭牌。很快,一个以“业主负责,建管结合,流域开发,滚动发展”为核心内容的建设管理模式,像一股强大的冲击波震撼了全国水电建设战线乃至更广泛的领域,人们称之为“清江模式”。 1995年10月,按照《公司法》的要求,清江公司改制为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成为我国第一家按现代企业制度组建的流域性水电开发公司。第二年,清江公司又被国务院确定为我国第一家“流域、梯级、滚动、综合”开发试点单位。从筹建开始,这一个又一个的全国“第一”折射出清江人锐意改革、勇于创新的胆略和智慧。今日,隔河岩电机轻吟,幽雅宁静。1998年夏天,长江发生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这里却是全国关注的焦点。为确保荆江大堤的安全,清江公司主动承担风险,隔河岩关闸控制下泄流量,水库上游水位一度涨至203.94米,超设计水位3.94米,达到5000年一遇校核水位,阻止了清江与长江洪峰在荆江汇合,在关键时刻为避免荆江分洪发挥了关键作用。朱钅容基总理这样评价:“隔河岩水电站在今年抗洪抢险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承担了风险,取得了胜利。谨向全体职工表示感谢。” 面对狂暴不羁的清江,清江儿女变得不再诚惶诚恐,神色慌乱。在隔河岩工程即将全面建成之际,清江流域开发的一个新战场在距隔河岩大坝下游50公里,一个名叫高坝洲的地方全面铺开。这一次,清江开发者又刷新了中国水电建设的两个记录:一是建设速度快,用3年半时间,完成除升船机外的主体工程建设,创造了同类型同规模水电工程建设工期最短的新纪录;二是水电机组试生产后1年内达标,在国内尚属首例。 清江开发者没有满足于已有成绩,他们很快又将目标瞄准了清江开发的龙头工程——水布垭电站。水布垭大坝坝址,地质条件恶劣。清江开发者却以手缚苍龙的雄心壮志,作出了一个让世界震惊的决定:在这里兴建坝高233米的世界第一高面板堆石坝。而此前,世界坝工领域的定论是,土石坝最高不宜超过200米,水布垭大坝却要超过这个极限。工程技术上的难度可想而知。既然下定决心,清江人义无反顾。早在1993年,清江公司就开始组织各方面的专家,围绕重大工程技术难题逐个攻关。1996年,原国家计委将水布垭工程列入国家“九五”科技攻关课题。经过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一个个难题被成功破解。 2006年10月12日,大坝填筑全线达到设计405米高程。一个星期后,工程正式开始下闸蓄水。一个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从这里传向四面八方,清江人一次又一次地以扎实的工作业绩诠释着对使命的忠诚和执着。现在发电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预计2007年7月,首台机组将投产发电。现在,隔河岩、高坝洲两个电站的管理水平早已迈入全国一流行列,累计发电350亿千瓦时,创直接经济效益106亿元,上缴利税33万元。在防洪、保证电网稳定运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带动地方产业结构调整,航运、旅游、水产养殖迅猛发展、库区县市的财政收入大幅增加。如长阳县年财政收入由流域开发工程启动前的900万元,增加到现在的1亿多元。随着库区移民迁建项目的实施,工程建设对地方发展的支持,沿江有关县市的道路交通、电力通讯、市政建设等基础设施条件有了明显改善,迁建后的集镇面貌焕然一新。清江流域被列为国家森林公园和湖北省重点旅游度假区。水布垭电站全部建成后,清江干流上将形成一个总投资达210亿元、总装机330万千瓦的大型水电调峰调频基地,形成一条连接长江、直达恩施城关的270公里黄金航道,形成一道三座水库首尾依次相接、青山碧水蓝天相互辉映的靓丽画卷。清江水电开发事业的全面完成,必将对湖北新世纪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经过清江公司20年的努力,一幅流域水电开发的蓝图已经变为现实。昔日洪魔肆虐的河谷变成了百帆竞飞的浩淼平湖,荒凉闭塞的山区成了清江儿女创造幸福生活的乐园。清江,这根鄂西大地上的蓝色琴弦,终于在开发者的手中奏出了欢快的乐章。日升月落,江海滔滔。 20年,在清江150万年的生命历程中短暂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恰恰是这20年,一个以她名字命名的公司的诞生和发展,彻底改变了她的形象、她的内涵、她的命运。高峡出平湖,蛮荒成繁华。一切的荒凉与痛苦的记忆都被她抛开,现在,古老的清江以其崭新的形象展露在人们面前,充满了蓄势待发的豪情、蓬勃旺盛的青春朝气。冲破了重重大山阻隔的清江将带着清江儿女纺织美好生活的理想,流向更加广阔的天地。
                                   
 转载于《中国三峡网》

来源:中国錞于网  作者:岳辉   

 

 

Copyright © 2009 中国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benliu168@163.com 备案号:湘ICP备130101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