錞于简介

阅读: 3724次  日期:2009-6-29    

       錞于,古代铜制打击乐器。《国语•吴语》:“鼓丁宁、錞于、振铎”。《周礼•地官•鼓人》:“以金錞和鼓”。郑玄注:“錞,錞于也”。《淮南子•兵略训》:“两军相当,鼓錞相望”。多用于战阵。
       自宋代以来,在湖南南部、湖北西部、四川东部等地区多次发现錞于。现在,錞于出土地已遍及湘、鄂、川、黔、滇、陕、皖、赣、粤、桂、鲁等十一个省、区。其形制一般多略呈椭圆筒形,肩围大而腰围小。无钮,或为光素无饰的环钮、桥钮,或作虎形、马形、龙形、凤形钮。以虎钮錞于最为多见。
       山东沂水刘家店子东周墓出土錞于,圆弧形顶、无盘、顶部有索状环钮。安徽宿县出土无钮錞于,顶端有盘,不设钮,在盘壁上镂刻两个对称的方孔,可系绳悬挂。均属春秋中期遗物,是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錞于。但据史料记载,錞于的产生最早可以追溯到商周时期。
       1985年,江苏镇江谏壁王家山东周墓出土三件錞于,大小有序。弧圆形顶,无盘,顶端有虎形钮。錞体上部向前方倾斜。其中较小的一件(图——1)。肩径22—26.5、底径16.9—20.8、通高43厘米。有云纹、三角云、螺旋纹、鸟纹等多种纹饰。正面肩腹部向前突出部位浮雕人面纹。腹部有一兽形边棱。腹内有两个三角形矫音孔。其造型奇异。属春秋晚期遗物 。        

图1

     四川多有虎钮錞于发现。1972年,涪陵小田溪二号巴族墓出土虎钮錞于。墓葬年代约为战国末年或秦初。与它一起出土的铜钲上,刻有巴族图符。巴族铜器多饰虎纹,錞于为虎钮,与巴族的图腾崇拜有关。唐樊绰《蛮书》说巴人是“白虎之后”,盖即由此。1958年,湖南常德地区曾征集到一件虎纹錞于(图——2)。通高37.3、肩宽22厘米。顶端盘上立一虎钮,虎身饰云纹。錞于下部刻一生动的行虎,虎头上刻太阳纹图符,殊为少见。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收藏一件虎钮錞于(图——3)。通高74、肩宽44—50厘米。顶端盘上立一虎钮,虎形较大,张口露齿,造型栩栩如生。均为战国时期制品。虎钮錞于出土最多的当属湖南石门县,共发现30余件虎钮錞于,其中在石门新关一个窖藏中就发掘出了15件虎钮錞于,可见在当时,湖南石门是古代巴国的繁华之地。

图2

    1978年,陕西咸阳市东郊塔儿坡出土龙钮錞于(图——4)。通高69.6、肩围111、底围118厘米。顶端有盘,立一张口、曲颈反转的飞龙,形象生动。錞于身饰叶纹、云纹、焦叶纹。约为战国晚期至秦代制品,是一件罕见的珍品。1962年,贵州松桃县发现五件一组、大小依次递减的虎钮编錞于。1981年,湖南湘西吉首县发现四件一组、大小有别的錞于。



图4

    关于錞于奏法,历代记载纷纭。云南晋宁石寨山古墓(约当西汉时期)出土的铜贮贝器上,铸有大群滇人举行宗教仪式的场面,其中有两人合扛一木,下悬一錞于、一铜鼓、铜鼓侧悬,錞于则正吊于横木之上,旁有一人执棰并击之(《中国音乐史图鉴》)。为我们提供了生动的演奏图象。另据《南史齐始兴王鉴传》和《北史斛斯征传》记载,用盛器置水于錞于之下以芒茎当心跪注錞于,以手振芒,则声如雷或以芒筒捋之,其声极清的奏法上述古制錞于至南北朝时失传。宋陈《乐书》载有外形似钟,内悬铃舌的錞于。明代王圻《三才图会》所绘錞于,口朝上,亦作之形,用曲绳形钮系悬于木架上。这些錞于与古錞于已有较大的区别此外,从出土的文物中,我们还发现了陶瓷錞于(图5):原始瓷器自商、周到春秋、战国时期,经过一千多年的缓慢发展,终于达到其鼎盛阶段,质量有了较大的提高,特别是仿青铜礼乐器造型的随葬明器生产十分发达。这件青釉錞于就是战国原始瓷中的代表性作品。錞于是春秋战国时期流行的一种青铜打击乐器,其上端有钮以供悬挂,敲击下部即可发出清脆的响声。这件青釉錞于虽然不能敲击,但其造型却与同时期的青铜錞于完全相同。灰胎,通体施青黄色釉,釉面略有细小的釉斑,表面光素无纹。器物高大,制作规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战国时期原始瓷佳作。


图5说明:上海博物馆藏高31.2厘米


     鸿山遗址出土陶瓷錞于共19件,包括青瓷13件,硬陶6件。陶瓷錞于的形状与文献记载相符,多呈上大下小的深腹圆筒形,中空,顶部有一带钮浅盘,鼓肩,腰部收束,底部为平口。一些陶瓷錞于腹部饰有瓦棱纹或带有凸出扉棱。纹饰以堆塑、戳印、刻画而成的“S”、“C”、“人”字形纹和戳点纹较为常见,偶有波浪纹、网格纹和弦纹(图——6)。

图6

来源:中国錞于网  作者:不详   

 

 

Copyright © 2009 中国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benliu168@163.com 备案号:湘ICP备130101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