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籍大全《国语》中关于錞于的记载

阅读: 3114次  日期:2009-6-29    

 
《国语》
 
       吴语1吴王夫差起师伐越,越王句践起师逆之〔一〕。大夫种乃献谋〔二〕曰:「夫吴之与越,唯天所授,王其无庸战〔三〕。夫申胥、华登简服吴国之士於甲兵,而未尝有所挫也〔四〕。夫一人善射,百夫决拾〔五〕,胜未可成也〔六〕。夫谋必素见成事焉,而後履之,〔七〕不可以授命〔八〕。王不如设戎,约辞行成,以喜其民   〔九〕,以广侈吴王之心〔一0〕。吾以卜之於天,天若弃吴,必许吾成而不吾足也〔一一〕,将必宽然有伯诸侯之心焉〔一二〕。既罢弊其民,而天夺之食,安受其烬〔一三〕,乃无有命矣〔一四〕。」
  〔一〕夫差,太伯之後、阖庐之子,姬姓也。句践,祝融之後、允常之子,芈姓也。郑语曰:「芈姓夔越。」世本亦云:「越,芈姓也。」鲁定十四年,吴伐越,越败之于檇李,阖庐伤而死。後三年,夫差伐越,报檇李也。越逆之,自江至于五湖,吴人大败之於夫椒,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会稽。在鲁哀元年。
  〔二〕种,越大夫。献,进也。
  〔三〕庸,用也。
  〔四〕申胥,楚大夫伍奢之子子胥也,名员。鲁昭二十年,奢诛于楚,员奔吴,吴与之申地,故曰申胥。华登,宋司马华费遂之子。华氏作乱於宋而败,登奔吴,为大夫。简,习也。挫,毁折也。
  〔五〕决,钩弦。拾,扞。言申胥、华登善用兵,众必化之,犹一人善射,百夫竞着决拾而效之。
  〔六〕成,犹必也。
  〔七〕素,犹豫也。履,行也。
  〔八〕授命,犹斗命。
  〔九〕戎,兵也。约,卑也。成,平也。言不如设兵自守,卑约其辞以求平於吴,吴民必喜。
  〔一0〕侈,大也。
  〔一一〕言越不足畏。
  〔一二〕宽,缓也。
  〔一三〕夺之食,稻蟹之属。烬,余也。
  〔一四〕吴无复有天命矣。
  越王许诺,乃命诸稽郢行成於吴〔一〕,曰:「寡君句践使下臣郢不敢显然布币行礼〔二〕,敢私告於下执事曰:昔者越国见祸,得罪於天王〔三〕。天王亲趋玉趾,以心孤句践〔四〕,而又宥赦之。〔五〕君王之於越也,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六〕。孤不敢忘天灾,其敢忘君王之大赐乎!今句践申祸无良〔七〕,草鄙之人,敢忘天王之大德,而思边垂之小怨〔八〕,以重得罪於下执事〔九〕?句践用帅二三之老〔一0〕,亲委重罪,顿颡於边〔一一〕。
  〔一〕诸稽郢,越大夫。
  〔二〕布,陈也。币,玉帛也。显,犹公露也。
  〔三〕见祸於天也。得罪,谓伤阖庐。言天王,尊之以名。
  〔四〕趾,足也。孤,弃也。
  〔五〕宥,宽也。
  〔六〕繄,是也。是使白骨生肉,德至厚也。
  〔七〕申,重也。良,善也。
  〔八〕远邑称鄙。言吴侵越之边垂,心怀怨恨。
  〔九〕重得罪,谓报见侵也。
  〔一0〕家臣称老,言此谦也。
  〔一一〕委,犹归也。边,边境。
  「今君王不察,盛怒属兵,将残伐越国〔一〕。越国固贡献之邑也,君王不以鞭箠使之,而辱军士使寇令焉〔二〕。句践请盟:一介嫡女,执箕以(日亥)姓於王宫〔三〕;一介嫡男,奉盘匜以随诸御;〔四〕春秋贡献,不解於王府。天王岂辱裁之〔五〕?亦征诸侯之礼也〔六〕。
  〔一〕察,理也。属,会也。残伐,谓隳会稽。
  〔二〕若御寇之号令。
  〔三〕一介,一人。(日亥),备也。姓,庶姓。曲礼曰:「纳女於天子,曰备百姓。」
  〔四〕盘,盛盥器。晋语曰:「奉匜沃盥。」御,近臣宦竖之属。
  〔五〕岂能辱意裁制之。
  〔六〕征,税也。此亦天子征税诸侯之礼。
  「夫谚曰:「狐埋之而狐搰之,是以无成功〔一〕。」今天王既封植越国,以明闻於天下〔二〕,而又刈亡之,是天王之无成劳也。〔三〕虽四方之诸侯,则何实以事吴〔四〕?敢使下臣尽辞,唯天王秉利度义焉〔五〕!」
  〔一〕埋,藏也。搰,发也。
  〔二〕封植,以草木自喻。壅本曰封。植,立也。明,显也。案:「明,显也」下,公序本尚有「闻於天下,言天下备闻也」十字。
  〔三〕芟草曰刈。劳,功也。
  〔四〕实,实事也。
  〔五〕秉,执也。义,宜也。
  2吴王夫差乃告诸大夫曰:「孤将有大志於齐〔一〕,吾将许越成,而无拂吾虑〔二〕。若越既改,吾又何求?若其不改,反行,吾振旅焉〔三〕。」
  〔一〕言欲伐齐。
  〔二〕拂,绝也。
  〔三〕伐齐反,振旅而讨之。
  申胥谏曰:「不可许也。夫越非实忠心好吴也,又非慑畏吾兵甲之强也。大夫种勇而善谋,将还玩吴国於股掌之上,以得其志〔一〕。夫固知君王之盖威以好胜也〔二〕,故婉约其辞,以从逸王志〔三〕,使淫乐於诸夏之国,以自伤也。使吾甲兵钝獘,民人离落,而日以憔悴〔四〕,然後安受吾烬。夫越王好信以爱民,四方归之,年谷时熟,日长炎炎〔五〕。及吾犹可以战也,为虺弗摧,为蛇将若何?〔六〕」
  〔一〕还,转也。玩,弄也。胫本曰股。
  〔二〕盖,犹尚也。
  〔三〕婉,顺也。约,卑也。从,顺随也。
  〔四〕离,叛也。落,殒也。憔悴,瘦病也。
  〔五〕炎炎,进貌。
  〔六〕虺,小蛇。大传曰:「封豕长蛇。」
  吴王曰:「大夫奚隆於越〔一〕,越曾足以为大虞乎〔二〕?若无越,则吾何以春秋曜吾军士?」乃许之成。
  〔一〕奚,何也。隆,盛也。
  〔二〕虞,度也。
  将盟,越王又使诸稽郢辞曰:「以盟为有益乎?前盟口血未乾,〔一〕足以结信矣。以盟为无益乎?君王舍甲兵之威以临使之,而胡重於鬼神而自轻也?」吴王乃许之,荒成不盟〔二〕。
  〔一〕未乾,喻近。
  〔二〕荒,空也。
  3吴王夫差既许越成,乃大戒师徒,将以伐齐。申胥进谏曰:「昔天以越赐吴,而王弗受。夫天命有反〔一〕,今越王句践恐惧而改其谋,舍其愆令〔二〕,轻其征赋,施民所善,去民所恶,身自约也,裕其众庶〔三〕,其民殷众〔四〕,以多甲兵。越之在吴,犹人之有腹心之疾也。夫越王之不忘败吴,於其心也(人式)然〔五〕,服士以伺吾闲〔六〕。今王非越是图,而齐、鲁以为忧。夫齐、鲁譬诸疾,疥癣也〔七〕,岂能涉江、淮而与我争此地哉?将必越实有吴土〔八〕。
  〔一〕反,谓盛者更衰,祸者有福。
  〔二〕舍,废也。愆,过也。
  〔三〕裕,饶也。
  〔四〕殷,盛也。
  〔五〕案:「(人式)」原作「戚」。考异卷四「案「戚」当为「(人式)」字之误也。说文:「(人式)」,惕也,引国语「於其心(人式)然。」」今据改,注文同。
  〔六〕(人式),犹惕也。闲,也。
  〔七〕疥癣在外,为疾微也。
  〔八〕壤地接而越修德也。
  「王其盍亦监於人,无监於水〔一〕。昔楚灵王不君〔二〕,其臣箴谏以不入〔三〕。乃筑台於章华之上〔四〕,阙为石郭,陂汉,以象帝舜〔五〕。罢弊楚国,以闲陈、蔡〔六〕。不修方城之内〔七〕,踰诸夏而图东国〔八〕,三岁於沮、汾以服吴、越〔九〕。其民不忍饥劳之殃,三军叛王於乾谿〔一0〕。王亲独行,屏营仿偟於山林之中,三日乃见其涓人畴〔一一〕。王呼之曰:「余不食三日矣。」畴趋而进,王枕其股以寝於地。王寐,畴枕王以墣而去之〔一二〕。王觉而无见也,乃匍匐将入於棘闱,棘闱不纳〔一三〕,乃入芋尹申亥氏焉〔一四〕。王缢,申亥负王以归,而土埋之其室〔一五〕。此志也,岂遽忘於诸侯之耳乎〔一六〕?
  〔一〕监,镜也。以人为镜,见成败;以水为镜,见形而已。书曰:「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
  〔二〕不得为君之道。
  〔三〕入,受也。
  〔四〕章华,地名。
  〔五〕阙,穿也。陂,壅也。舜葬九疑,其山体水旋其丘,故壅汉水使旋石郭,以象之也。
  〔六〕闲,候也,候其而取之。鲁昭八年,楚灭陈。十一年灭蔡。
  〔七〕方城,楚北山。
  〔八〕诸夏,陈、蔡。东国,徐夷、吴、越。
  〔九〕沮、汾,水名,楚东鄙沮、汾之闲乾谿也。鲁昭六年,楚令尹子荡帅师伐吴,师于豫章,次于乾谿。
  〔一0〕殃,害也。民罢国乱,中外叛溃。事在鲁昭十三年。
  〔一一〕涓人,今中涓也。畴,名也。
  〔一二〕墣,块也。
  〔一三〕棘,楚邑。闱,门也。案发正卷一九:「「棘闱」,盖二字地名,韦以「闱」为门,非也。」
  〔一四〕申亥,楚大夫,芋尹无宇之子。传曰:「王沿夏将入鄢,芋尹无宇之子申亥曰:「吾父再奸王命,王弗诛,惠孰大焉。」乃求王,遇诸棘闱。」
  〔一五〕传曰:「王缢,申亥以其二女殉而葬之。」
  〔一六〕志,记也。言此事皆见记於诸侯之耳而未忘也。
  「今王既变鲧、禹之功〔一〕,而高高下下,以罢民於姑苏〔二〕。天夺吾食,都鄙荐饥〔三〕。今王将很天而伐齐〔四〕。夫吴民离矣〔五〕,体有所倾,譬如群兽然,一负矢,将百群皆奔〔六〕,王其无方收也〔七〕。越人必来袭我,王虽悔之,其犹有及乎?」
  〔一〕王,夫差。变,易也。鲁语曰:「禹能以德修鲧之功。」
  〔二〕高高,起台榭。下下,深污池。姑苏,台名,在吴西,近湖。
  〔三〕天夺吾食,稻蟹也。都,国也。鄙,边邑也。荐,重也。
  〔四〕很,违也。
  〔五〕有离叛也。
  〔六〕倾,伤也。言众兽群聚其中,一个被矢,则百群皆走。以言吴民临陈就战,或小有倾伤,亦复然也。
  〔七〕方,道也。收,还也。
  王弗听。十二年,遂伐齐〔一〕。齐人与战於艾陵〔二〕,齐师败绩,吴人有功〔三〕。
  〔一〕夫差十二年,鲁哀十一年。
  〔二〕艾陵,齐地。
  〔三〕传曰:「获齐国书,革车八百乘,甲盾三千。」
  4吴王夫差既胜齐人於艾陵,乃使行人奚斯释言於齐〔一〕,曰:「寡人帅不腆吴国之役,遵汶之上〔二〕,不敢左右,唯好之故。〔三〕今大夫国子兴其众庶,以犯猎吴国之师徒〔四〕,天若不知有罪,则何以使下国胜〔五〕!」
  〔一〕奚斯,吴大夫。释,解也,以言辞自解,归非於齐。
  〔二〕役,兵也。汶,齐水名。
  〔三〕不敢左右暴掠齐民,惟有恩好之故。
  〔四〕国子,齐卿国书也。犯,陵也。猎,震也。案:「震」,述闻卷二一以为「虐」之讹。
  〔五〕下国,吴自谓。言天若不知有罪,何以使吴胜齐。
  5吴王还自伐齐,乃讯〔一〕申胥〔二〕曰:「昔吾先王体德明圣,达於上帝〔三〕,譬如农夫作耦,以刈杀四方之蓬蒿〔四〕,以立名於荆,此则大夫之力也〔五〕。今大夫老,而又不自安恬逸〔六〕,而处以念恶〔七〕,出则罪吾众〔八〕,挠乱百度〔九〕,以妖孽吴国〔一0〕。今天降衷於吴〔一一〕,齐师受服。孤岂敢自多,先王之锺鼓,寔式灵之〔一二〕。敢告於大夫。」
  〔一〕案:「讯」,考异卷四据说文、太平御览引国语,以为「谇」字之误。注同。
  〔二〕讯,告让也。
  〔三〕先王,阖庐。上帝,天也。
  〔四〕二耜为耦。言子胥佐先王,犹耕者之有耦,以成其事。
  〔五〕立名於荆,谓败楚於柏举,昭王奔随时。
  〔六〕恬,犹静也。逸,乐也。
  〔七〕处,居也。居则念为恶於吴国。
  〔八〕罪吾众,谓「吴民离矣,体有所倾」之属。
  〔九〕挠,扰也。度,法度。
  〔一0〕妄为妖言:「越当袭吴。」
  〔一一〕衷,善也。
  〔一二〕式,用也。灵,神也。
  申胥释剑而对曰:「昔吾先王世有辅弼之臣〔一〕,以能遂疑计恶〔二〕,以不陷於大难。今王播弃黎老〔三〕,而孩童焉比谋〔四〕,曰「余令而不违〔五〕。」夫不违,乃违也〔六〕。夫不违,亡之阶也。夫天之所弃,必骤近其小喜〔七〕,而远其大忧〔八〕。王若不得志於齐,而以觉寤王心,而吴国犹世〔九〕。吾先君得之也,必有以取之〔一0〕;其亡之也,亦有以弃之〔一一〕。用能援持盈以没〔一二〕,而骤救倾以时〔一三〕。今王无以取之〔一四〕,而天禄亟至〔一五〕,是吴命之短也。员不忍称疾辟易,以见王之亲为越之擒也。员请先死。」遂自杀〔一六〕。将死,曰:「以悬吾目於东门,以见越之入,吴国之亡也。」王愠曰:「孤不使大夫得有见也。」乃使取申胥之尸,盛以鸱夷,而投之於江〔一七〕。
  〔一〕言阖庐以前。
  〔二〕遂,决也。计,虑也。
  〔三〕鲐背之耇称黎老,播,放也。案:公序本作「播,放也。黎,冻梨,寿徵也。」
  〔四〕孩,幼也。比,合也。
  〔五〕不违,言莫违也。
  〔六〕乃违道也。
  〔七〕小喜,胜敌之喜,「纣之百克」是也。案:「「纣之百克」是也」,公序本作「谓有所克定也」。
  〔八〕大忧在後,故远也。
  〔九〕世,继世。
  〔一0〕得,谓克楚。传曰:「阖庐食不二味,勤恤其民。」取之,谓此也。
  〔一一〕亡之,谓不正其师,以班处宫,复为楚所败。
  〔一二〕盈,满也。没,终也。
  〔一三〕言不失时。
  〔一四〕言无政德。
  〔一五〕亟,数也。
  〔一六〕辟易,狂疾。
  〔一七〕鸱夷,革囊。
  6吴王夫差既杀申胥,不稔於岁〔一〕,乃起师北征。阙为深沟,通於商、鲁之闲〔二〕,北属之沂〔三〕,西属之济〔四〕,以会晋公午於黄池〔五〕。
  〔一〕稔,熟也。谓後年不至於熟而北征也。夫差以哀十一年杀子胥,十二年会鲁於橐皋。
  〔二〕阙,穿也。商,宋也。
  〔三〕沂,水名,出泰山,盖南至下邳入泗。
  〔四〕济,宋水。
  〔五〕黄池,地名。晋公午,晋定公也。黄池会在鲁哀十三年。
  於是越王句践乃命范蠡、舌庸〔一〕,率师沿海泝淮以绝吴路。〔二〕败王子友於姑熊夷〔三〕。越王句践乃率中军泝江〔四〕以袭吴,入其郛〔五〕,焚其姑苏,徙其大舟〔六〕。
  〔一〕二子,越大夫。
  〔二〕沿,顺也。逆流而上曰泝。循海而逆入於淮,以绝吴王之归路。
  〔三〕姑熊夷,吴郊也。王子友,夫差太子也。夫差未及反,越伐吴,吴拒之,获太子友。
  〔四〕江,吴江。或有「淮」字者,误。
  〔五〕郛,郭也。
  〔六〕大舟,王舟。徙,取也。
  吴、晋争长未成〔一〕,边遽乃至,以越乱告〔二〕。吴王惧,乃合大夫而谋曰:「越为不道,背其齐盟〔三〕。今吾道路修远〔四〕,无会而归,与会而先晋,孰利〔五〕?」王孙雒曰:「夫危事不齿〔六〕,雒敢先对。二者莫利。无会而归,越闻章矣,民惧而走,远无正就〔七〕。齐、宋、徐、夷曰:「吴既败矣〔八〕!」将夹沟而瘈(契改侈)我〔九〕,我无生命矣。会而先晋,晋既执诸侯之柄以临我,将成其志以见天子〔一0〕。吾须之不能〔一一〕,去之不忍。若越闻愈章〔一二〕,吾民恐叛。必会而先之〔一三〕。」
  〔一〕长,先也。成,定也。
  〔二〕遽,传也。
  〔三〕齐,同也。
  〔四〕案:「修远」,公序本作「悠远」,并有注文「悠,长也」三字。
  〔五〕先晋,令晋先歃。
  〔六〕王孙雒,吴大夫。齿,年也,不以年次对也。
  〔七〕正,适也。
  〔八〕宋,今睢阳。徐,今大徐。夷,准夷。
  〔九〕旁击曰瘈(契改侈),也写作仄(人改侈)。
  〔一0〕以侯伯之礼见天子。
  〔一一〕不能待见天子。
  〔一二〕愈,益也。
  〔一三〕先,吴先歃。
  王乃步就王孙雒曰:「先之,图之将若何?」王孙雒曰:「王其无疑,吾道路悠远,必无有二命,焉可以济事〔一〕。」王孙雒进,顾揖诸大夫曰:「危事不可以为安,死事不可以为生,则无为贵智矣〔二〕。民之恶死而欲贵富以长没也,与我同〔三〕。虽然,彼近其国,有迁;我绝虑,无迁〔四〕。彼岂能与我行此危事也哉〔五〕?事君勇谋,於此用之〔六〕。今夕必挑战,以广民心〔七〕。请王励士,以奋其朋势〔八〕。劝之以高位重畜〔九〕,备刑戮以辱其不励者〔一0〕,令各轻其死。彼将不战而先我〔一一〕,我既执诸侯之柄〔一二〕,以岁之不获也,无有诛焉〔一三〕,而先罢之〔一四〕,诸侯必说〔一五〕。既而皆入其地〔一六〕,王安挺志〔一七〕,一日惕,一日留〔一八〕,以安步王志〔一九〕。必设以此民也,封於江、淮之闲,乃能至於吴〔二0〕。」吴王许诺。
  〔一〕欲决一计,求先晋。济,成也。
  〔二〕言人之不能以危易安,以死易生,则何贵於智。
  〔三〕长,老也。没,终也。
  〔四〕迁,转退也。绝虑,道远。
  〔五〕言晋不能以死与我争。
  〔六〕勇而有谋,正谓今时。
  〔七〕挑晋求战,以广大民心,示不惧也。
  〔八〕朋,群也。勉励士卒,以奋激其群党之势,使有斗心。
  〔九〕重畜,宝财。
  〔一0〕备,具也。
  〔一一〕推先我也。
  〔一二〕为盟主,故执柄。
  〔一三〕获,收也。诛,责也。不责诸侯之贡赋。
  〔一四〕罢遣诸侯,令先归。
  〔一五〕说,喜也。
  〔一六〕入其国境。
  〔一七〕挺,宽也。
  〔一八〕惕,疾也。留,徐也。
  〔一九〕步,行也。
  〔二0〕设,许其劝勉者。以此民封之於江、淮之闲以恐之,必速至也。案:「以此民封之於江、淮之间以恐之」,札记引段玉裁说「恐」当作「诱」。
  7吴王昏乃戒,令秣马食士〔一〕。夜中,乃令服兵擐甲〔二〕,系马舌,出火灶〔三〕,陈士卒百人,以为彻行百行〔四〕。行头皆官师,拥铎拱稽〔五〕,建肥胡,奉文犀之渠〔六〕。十行一嬖大夫〔七〕,建旌提鼓〔八〕,挟经秉枹〔九〕。十旌一将军〔一0〕,载常建鼓,挟经秉枹〔一一〕。万人以为方阵〔一二〕,皆白裳、白旗、素甲、白羽之矰,望之如荼〔一三〕。王亲秉钺,载白旗以中陈而立〔一四〕。左军亦如之〔一五〕,皆赤裳、赤旟、丹甲、朱羽之矰,望之如火〔一六〕。右军亦如之,皆玄裳、玄旗、黑甲、乌羽之矰,望之如墨〔一七〕。为带甲三万〔一八〕,以势攻,鸡鸣乃定。既陈,去晋军一里。昧明,王乃秉枹,亲就鸣钟鼓、丁宁、錞于振铎〔一九〕,勇怯尽应,三军皆譁扣以振旅〔二0〕,其声动天地。
  〔一〕秣,粟也。
  〔二〕夜中,夜半也。服,执也。擐,贯也。甲,铠也。
  〔三〕系,缚也,缚马舌恐有声也。出火於灶外,以自烛之。
  〔四〕彻,通也。以百人通为一行,百行为万人,谓之方阵。
  〔五〕三君皆云:「官师,大夫也。」昭谓:下言「十行一嬖大夫」,此一行宜为士。周礼:「百人为卒,卒长皆上士。」拥,犹抱也。拱,执也。抱铎者,亦恐有声也。唐尚书云:「稽,棨戟也。」郑司农以为:「稽,计兵名籍也。」周礼:「听师田以简稽。」
  〔六〕肥胡,幡也。文犀之渠,谓楯也。文犀,犀之有文理者。
  〔七〕十行,千人。嬖,下大夫也。子产谓子南曰:「子皙,上大夫。汝,嬖大夫。」
  〔八〕析羽为旌。提,挈也。
  〔九〕在掖曰挟。经,兵书也。秉,执也。
  〔一0〕十旌,万人。将军,命卿。
  〔一一〕日月为常。鼓,晋鼓也。周礼:「将军执晋鼓。」建,谓为楹而树之。
  〔一二〕百行,故万人,正四方也。
  〔一三〕交龙为旗。素甲,白甲。矰,矢名,以白羽为卫。荼,茅秀也。
  〔一四〕熊虎为旗。此王所帅中军。
  〔一五〕亦如中军「载常建鼓,挟经秉枹」之属。
  〔一六〕鸟隼为旟,尚赤。左,为阳也。丹,彤也。朱羽,染为朱也。
  〔一七〕墨,漆甲,尚黑。右,阴也。
  〔一八〕带甲,衿铠。
  〔一九〕丁宁,谓钲也。唐尚书云:「錞于,镯。」非也。錞于与镯各异物,军行鸣之,与鼓相应。案:「丁宁,谓钲也」,札记引段玉裁说,当作「丁宁,令丁,谓钲也」。
  〔二0〕譁扣,讙呼。
  晋师大骇不出,周军饬垒〔一〕,乃令董褐请事〔二〕,曰:「两君偃兵接好,日中为期〔三〕。今大国越录〔四〕,而造於弊邑之军垒,敢请乱故〔五〕。」
  〔一〕周,绕也。饰,治也。
  〔二〕董褐,晋大夫司马寅。请,问也。案:「司马寅」原作「司马演」。考异卷四据左传哀公十三年疏、文选王仲宣赠文叔良诗注引国语注「演」并作「寅」。今据改。
  〔三〕偃,匿也。接,合也。
  〔四〕录,第也。
  〔五〕敢问先期乱次之故。
  吴王亲对之曰:「天子有命,周室卑约,贡献莫入,上帝鬼神而不可以告〔一〕。无姬姓之振也〔二〕,徒遽来告。孤日夜相继〔三〕,匍匐就君。君今非王室不平安是忧,亿负晋众庶,不式诸戎、狄、楚、秦〔四〕;将不长弟,以力征一二兄弟之国〔五〕。孤欲守吾先君之班爵〔六〕,进则不敢〔七〕,退则不可〔八〕。今会日薄矣〔九〕,恐事之不集,以为诸侯笑〔一0〕。孤之事君在今日,不得事君亦在今日〔一一〕。为使者之无远也,孤用亲听命於藩篱之外。〔一二〕」
  〔一〕无以告祭於天神人鬼。
  〔二〕振,救也。
  〔三〕徒,步也。遽,传车也。
  〔四〕亿,安也。负,恃也。安恃其众而不用征伐戎、狄、楚、秦卑周者。
  〔五〕弟,犹幼也。言晋不帅长幼之节,而征伐同姓兄弟之国,谓鲁、卫之属。或云:「谓晋灭虞、虢、韩、魏。」然灭虞、虢、韩、魏皆在春秋之始,非所以责定公。
  〔六〕爵次当为盟主。
  〔七〕不敢过先君。
  〔八〕亦不可不及也。
  〔九〕薄,迫也。
  〔一0〕集,成也。
  〔一一〕言欲战以决之也。不胜,则服事君;若胜之,则为盟主。
  〔一二〕藩蓠,壁落。
  董褐将还,王称左畸曰:「摄少司马兹与王士五人,坐於王前。〔一〕」乃皆进,自(亚刀)於客前以酬客〔二〕。
  〔一〕贾、唐二君云:「称,呼也。左畸,军左部也。摄,执也。少司马兹与王士五人,皆罪人死士也。」
  〔二〕贾、唐二君云:「(亚刀),刭也。酬,报也。将报客,使死士自刭,以示其威行,军士用命也。」昭谓:鲁定十四年,吴伐越,越王使罪人自刭以误吴。故夫差傚之。
  董褐既致命〔一〕,乃告赵鞅〔二〕曰:「臣观吴王之色,类有大忧〔三〕,小则嬖妾、嫡子死,不则国有大难〔四〕;大则越入吴。将毒,不可与战〔五〕。主其许之先,无以待危〔六〕,然而不可徒许也〔七〕。」赵鞅许诺。
  〔一〕致命於晋君。
  〔二〕赵鞅,晋正卿赵简子也。
  〔三〕类,似也。传曰:「肉食者无墨,今吴王有墨。」墨,暴气也。
  〔四〕大难,反叛。
  〔五〕毒,犹暴也。言若猛兽被毒悖暴。
  〔六〕主,赵鞅。
  〔七〕徒,空也。言不可空许,宜有辞义。
  晋乃令董褐复命曰:「寡君未敢观兵身见〔一〕,使褐复命曰:「曩君之言〔二〕,周室既卑,诸侯失礼於天子〔三〕,请贞於阳卜,收文、武之诸侯〔四〕。孤以下密迩於天子,无所逃罪〔五〕,讯让日至〔六〕,曰:昔吴伯父不失,春秋必率诸侯以顾在余一人〔七〕。今伯父有蛮、荆之虞,礼世不续〔八〕,用命孤礼佐周公,以见我一二兄弟之国,以休君忧〔九〕。今君掩王东海,以淫名闻於天子〔一0〕,君有短垣,而自踰之〔一一〕,况蛮、荆则何有於周室?〔一二〕夫命圭有命,固曰吴伯,不曰吴王〔一三〕。诸侯是以敢辞〔一四〕。夫诸侯无二君,而周无二王,君若无卑天子,以干其不祥〔一五〕,而曰吴公,孤敢不顺从君命长弟〔一六〕!」许诺〔一七〕。」
  〔一〕观,示也。
  〔二〕曩,向也。
  〔三〕谓不朝贡。
  〔四〕贞,正也。龟曰卜,以火发兆,故曰阳。言吴欲正阳卜,收复文王、武王之诸侯,以奉天子。
  〔五〕孤以下,晋辞也。密,比也。迩,近也。
  〔六〕讯,告也。案札记:「段云此「讯」亦「谇」之误。」
  〔七〕此晋述天子告让之辞。同姓元侯曰伯父;吴伯父,吴先君。不失,四时必率诸侯备朝聘之礼。
  〔八〕今,谓夫差。虞,度也。言夫差有蛮、荆之备,废朝聘之礼,不得继世续前人之职。
  〔九〕休,息也。周公,周之太宰,诸侯之师。言君有蛮、荆之虞,故命晋侯以礼佐助周公,与兄弟之国相见,命朝聘天子。息君忧,周之忧也。
  〔一0〕掩,盖也。淫,僭也。名,号也。
  〔一一〕垣者,喻礼防虽短,不可踰也。言王室虽卑,不可僭也。
  〔一二〕言吴姬姓,而自僭号,况於蛮、荆,有何义於周室而不为乎?
  〔一三〕命圭,受锡圭之策命。周礼:「伯执躬圭。」吴本称伯,故曰吴伯。
  〔一四〕辞不事吴。
  〔一五〕干,犯也。
  〔一六〕案:「孤敢不顺从君命长弟」下「许诺」二字,考异卷四据文选注引国语,无此二字。
  〔一七〕长,先也。弟,後也。
  吴王许诺,乃退就幕而会〔一〕。吴公先歃,晋侯亚之。吴王既会,越闻愈章,恐齐、宋之为己害也,乃命王孙雒先与勇获帅徒师,以为过宾於宋,以焚其北郛焉而过之〔二〕。
  〔一〕幕,帐也。
  〔二〕勇获,吴大夫。徒师,步卒也。郛,郭也。托为过宾而焚其郭,去其守备,使不敢出。
  8吴王夫差既退于黄池,乃使王孙苟告劳于周〔一〕,曰:「昔者楚人为不道,不承共王事,以远我一二兄弟之国〔二〕。吾先君阖庐不贳不忍〔三〕,被甲带剑,挺铍搢铎〔四〕,以与楚昭王毒逐於中原柏举〔五〕。天舍其衷〔六〕,楚师败绩,王去其国〔七〕,遂至于郢〔八〕。王总其百执事〔九〕,以奉其社稷之祭〔一0〕。其父子、昆弟不相能,夫概王作乱,是以复归於吴〔一一〕。今齐侯壬不鉴於楚〔一二〕。又不承共王命,以远我一二兄弟之国〔一三〕。夫差不贳不忍,被甲带剑,挺铍搢铎,遵汶伐博〔一四〕,簦笠相望於艾陵〔一五〕。天舍其衷,齐师还〔一六〕。夫差岂敢自多,文、武寔舍其衷〔一七〕。归不稔於岁〔一八〕,余沿江泝淮,阙沟深水,出於商、鲁之闲,以彻於兄弟之国〔一九〕。夫差克有成事,敢使苟告於下执事〔二0〕。」
  〔一〕王孙苟,吴大夫。劳,功也。
  〔二〕远,疏也。
  〔三〕贳,赦也。
  〔四〕挺,拔也。搢,振也。
  〔五〕柏举之战,在鲁定四年。毒,暴也。中原,原中也。
  〔六〕衷,善也,言天舍善於吴。
  〔七〕昭王奔随。
  〔八〕郢,楚都。
  〔九〕贾侍中云:「王,往也。百执事,百官。」昭谓:王,阖庐也。贾君以为告天子,不宜称王,故云往也。下言夫概称王,不避天子,故知上王为阖庐。
  〔一0〕言修楚祭祀。
  〔一一〕昆,兄也。夫概王,阖庐之弟。传曰:「夫概王先归,自立。」故不能定楚而归。
  〔一二〕壬,齐景公孙、悼公之子简公也。不鉴楚,不以楚败为鉴戒。
  〔一三〕说云:「谓齐纳栾盈以伐晋。」昭谓:兄弟,鲁也。哀十一年春,齐伐鲁,故其年吴会鲁以伐齐。
  〔一四〕博,齐别都。
  〔一五〕唐尚书云:「簦,夫须也。」昭谓:簦笠,备雨器。相望,言不避暑雨。艾陵之战在上。传曰:「五月克博,至於嬴。」
  〔一六〕言败而还。
  〔一七〕文、武二后。
  〔一八〕言伐齐之明年,不至於谷熟而复出师。
  〔一九〕兄弟,诸姬。
  〔二0〕克,能也。成事,成功也。
  周王答曰:「苟,伯父令女来,明绍享余一人,若余嘉之〔一〕。昔周室逢天之降祸,遭民之不祥〔二〕,余心岂忘忧恤,不唯下土之不康靖〔三〕。今伯父曰:「戮力同德〔四〕。」伯父若能然,余一人兼受而介福〔五〕。伯父多历年以没元身〔六〕,伯父秉德已侈大哉〔七〕!」
  〔一〕周王,周景王子敬王丐。绍,继也。享,献也。继先王之礼,献我一人,我心诚嘉之。
  〔二〕说云:「谓民流厉王於彘。」昭谓:祸,谓子朝篡立,敬王出奔。民,成周之民,助子朝者也。
  〔三〕不但忧四方,乃忧王室也。
  〔四〕戮,并也。
  〔五〕而,汝也。介,大也。
  〔六〕元,善也。
  〔七〕侈,犹广也。
  9吴王夫差还自黄池,息民不戒〔一〕。越大夫种乃唱谋〔二〕曰:「吾谓吴王将遂涉吾地,今罢师而不戒以忘我,我不可以怠。日臣尝卜於天〔三〕,今吴民既罢〔四〕,而大荒荐饥,市无赤米〔五〕,而囷鹿空虚〔六〕,其民必移就蒲蠃於东海之滨〔七〕。天占既兆〔八〕,人事又见〔九〕,我蔑卜筮矣。王若今起师以会,夺之利,无使夫悛〔一0〕。夫吴之边鄙远者,罢而未至〔一一〕,吴王将耻不战,必不须至之会也〔一二〕,而以中国之师与我战〔一三〕。若事幸而从我〔一四〕,我遂践其地,其至者亦将不能之会也已〔一五〕,吾用御儿临之〔一六〕。吴王若愠而又战〔一七〕,奔〔一八〕遂可出〔一九〕。若不战而结成〔二0〕,王安厚取名而去之。」越王曰:「善哉!」乃大戒师,将伐吴。
  〔一〕戒,儆也。
  〔二〕发始为唱。
  〔三〕日,昔日。卜於天,「天若弃吴,必许吾成,既罢弊其民,天夺之食,安受其烬」之言。
  〔四〕罢,劳也。
  〔五〕赤米,米之奸者,今尚无有。
  〔六〕员曰囷,方曰鹿。
  〔七〕蒲,深蒲也。蠃,蚌蛤之属。滨,涯也。
  〔八〕兆,见也。
  〔九〕谓怨诽。
  〔一0〕悛,改也。
  〔一一〕罢,归也。
  〔一二〕不待远兵。
  〔一三〕中国,国都。
  〔一四〕言从我而战。
  〔一五〕言吴边鄙虽来,将不能会战。
  〔一六〕御儿,越北鄙,在今嘉兴。言吴边兵若至,吾以御儿之民临敌之。
  〔一七〕愠,怒也。
  〔一八〕案:「奔」,公序本作「幸」。
  〔一九〕使出奔也。
  〔二0〕成,平也。
  楚申包胥使於越〔一〕,越王句践问焉,曰:「吴国为不道,求残我社稷宗庙,以为平原,弗使血食。吾欲与之徼天之衷〔二〕,唯是车马、兵甲、卒伍既具,无以行之〔三〕。请问战奚以而可〔四〕?」包胥辞曰:「不知〔五〕。」王固问焉,乃对曰:「夫吴,良国也〔六〕,能博取於诸侯〔七〕。敢问君王之所以与之战者〔八〕?」王曰:「在孤之侧者,觞酒、豆肉、箪食,未尝敢不分也〔九〕。饮食不致味〔一0〕,听乐不尽声〔一一〕,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之中,疾者吾问之,死者吾葬之,老其老〔一二〕,慈其幼,长其孤,问其病,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一三〕。」王曰:「越国之中,吾宽民以子之,忠惠以善之。吾修令宽刑,施民所欲,去民所恶,称其善,掩其恶,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之中,富者吾安之,〔一四〕贫者吾与之,救其不足,裁其有余〔一五〕,使贫富皆利之,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南则楚,西则晋,北则齐〔一六〕,春秋皮币、玉帛、子女以宾服焉,未尝敢绝,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哉,蔑以加焉,然犹未可以战也。夫战,智为始,仁次之,勇次之。不智,则不知民之极〔一七〕,无以铨度天下之众寡〔一八〕;不仁,则不能与三军共饥劳之殃;不勇,则不能断疑以发大计。」越王曰:「诺。」
  〔一〕申包胥,楚大夫王孙包胥也。
  〔二〕徼,要也。
  〔三〕行,犹用也。
  〔四〕以,用也。
  〔五〕谦也。
  〔六〕良,善也。
  〔七〕取贡赋也。
  〔八〕问政惠所行。
  〔九〕觞,爵名。豆,肉器。箪,饭器。
  〔一0〕致,极也。不极五味之调。
  〔一一〕不尽五声之变。
  〔一二〕敬长老。
  〔一三〕此小惠,未遍,故未可用。
  〔一四〕不专取也。
  〔一五〕裁,谓有余则税之。
  〔一六〕西、南、北,皆以中国言之。
  〔一七〕极,中也。
  〔一八〕铨,称也。
  越王句践乃召吾大夫〔一〕,曰:「吴为不道,求残吾社稷宗庙,以为平原,不使血食。吾欲与之徼天之衷,唯是车马、兵甲、卒伍既具,无以行之。吾问於王孙包胥,既命孤矣〔二〕;敢访诸大夫,问战奚以而可?句践愿诸大夫言之,皆以情告,无阿孤,孤将以举大事〔三〕。」大夫舌庸乃进对曰:「审赏则可以战乎?」王曰:「圣〔四〕。」大夫苦成进对曰:「审罚则可以战乎?」王曰:「猛〔五〕。」大夫种进对曰:「审物则可以战乎?」王曰:「辩〔六〕。」大夫蠡进对曰:「审备则可以战乎?」王曰:「巧〔七〕。」大夫皋如进对曰:「审声则可以战乎?」王曰:「可矣〔八〕。」王乃命有司大令於国曰:「苟任戎者,皆造於国门之外〔九〕。」王乃命於国曰:「国人欲告者来告〔一0〕,告孤不审,将为戮不利〔一一〕,及五日必审之〔一二〕,过五日,道将不行〔一三〕。」
  〔一〕五大夫,舌庸、苦成、大夫种、范蠡、皋如之属。
  〔二〕命,告也。
  〔三〕阿,曲从。
  〔四〕审赏,赏不失劳。圣,通也。
  〔五〕能罚则严猛也。
  〔六〕说云:「别物善恶。」昭谓:物,旌旗,物色徽帜之属。辩,别也。
  〔七〕备,守御之备。巧,审密不可攻入也。
 〔八〕声,谓钲鼓进退之声,声不审则众惑。
  〔九〕国门,城门。
  〔一0〕三君云:「告不任兵事也。」昭谓:告者,谓有善计策,及职事所当陈白者也。不任兵事,则下所谓眩瞀之疾、筋力不足以胜甲兵者是也。
  〔一一〕不审,谓欺诈非实也。
  〔一二〕使熟思计之也。
  〔一三〕道,术也。过五日则晚矣,军当出也,故术将不行。
  王乃入命夫人。王背屏而立,夫人向屏〔一〕。王曰:「自今日以後,内政无出,外政无入〔二〕。内有辱,是子也;外有辱,是我也。吾见子於此止矣。」王遂出,夫人送王,不出屏〔三〕,乃阖左阖,填之以土〔四〕,去笄侧席而坐,不扫〔五〕。王背檐而立,大夫向檐〔六〕。王命大夫曰:「食土不均,地之不修,内有辱於国,是子也〔七〕;军士不死,外有辱,是我也。自今日以後,内政无出,外政无入〔八〕,吾见子於此止矣。」王遂出,大夫送王不出檐,〔九〕乃阖左阖,填之以土,侧席而坐,不扫〔一0〕。
  〔一〕屏,寝门内屏。王北向,夫人南向。
  〔二〕内政,妇职。外政,国事。
  〔三〕礼,妇人送迎不出门。
  〔四〕闭阳开阴,示幽也。
  〔五〕笄,簪也。去笄,去饰也。侧,犹特也。礼,忧者侧席而坐。
  〔六〕说云:「檐,屋外边坛也。」唐尚书云:「屋梠也。」昭谓:檐,谓之樀。樀,门户掩阳也。案:「屋梠也」原作「屋名也」。发正卷一九:「唐云「屋名」,「名」疑「梠」之误。说文:「楣,秦名,屋边联也。齐谓之檐,楚谓之梠。梠,桷也。」又云:「●,梠也。檐,●也。」唐据说文,故以「檐」为「屋梠」。」今据改。
  〔七〕均,平也。修,垦也。
  〔八〕内,国政。外,军政。
  〔九〕示当守备。
  〔一0〕示忧戚无饰也。
  王乃之坛列〔一〕,鼓而行之,至於军〔二〕,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以环瑱通相问也〔三〕。」明日徙舍,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不从其伍之令。」明日徙舍,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不用王命。」明日徙舍,至於御儿,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淫逸不可禁也。」
  〔一〕坛在野,所以讲列士众誓告之处。
  〔二〕军,所军之地也。
  〔三〕环,金玉之环。瑱,塞耳也。问,遗也。通,行赂以乱军。
  王乃命有司大徇於军,曰:「有父母耆老而无昆弟者,以告〔一〕。」王亲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父母耆老,而子为我死,子之父母将转於沟壑〔二〕,子为我礼已重矣〔三〕。子归,殁而父母之世〔四〕。後若有事,吾与子图之。」明日徇於军,曰:「有兄弟四五人皆在此者,以告。」王亲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昆弟四五人皆在此,事若不捷,则是尽也〔五〕。择子之所欲归者一人。」明日徇於军,曰:「有眩瞀之疾者,以告。」王亲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眩瞀之疾,其归若已〔六〕。後若有事,吾与子图之。」明日徇於军,曰:「筋力不足以胜甲兵,志行不足以听命者归,莫告。」明日,迁军接龢〔七〕,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志行不果〔八〕。」於是人有致死之心。王乃命有司大徇於军,曰:「谓二三子归而不归,处而不处〔九〕,进而不进,退而不退,左而不左,右而不右,身斩,妻子鬻〔一0〕。
  〔一〕六十曰耆,七十曰老。
  〔二〕转,入也。
  〔三〕重矣,去父母而来也。
  〔四〕殁,终也。
  〔五〕捷,胜也。
  〔六〕若,汝也。已,止也。
  〔七〕上下皆龢。
  〔八〕果,勇决也。
  〔九〕处,止也。
  〔一0〕鬻,卖也。
  於是吴王起师,军於江北〔一〕,越王军於江南。越王乃中分其师以为左右军〔二〕,以其私卒君子六千人为中军〔三〕。明日将舟战於江,及昏,乃令左军衔枚泝江五里以须〔四〕,亦令右军衔枚踰江五里以须〔五〕。夜中,乃命左军、右军涉江鸣鼓中水以须〔六〕。吴师闻之,大骇,曰:「越人分为二师,将以夹攻我师。」乃不待旦,亦中分其师,将以御越〔七〕。越王乃令其中军衔枚潜涉〔八〕,不鼓不噪以袭攻之,吴师大北〔九〕。越之左军、右军乃遂涉而从之,又大败之於没〔一0〕,又郊败之〔一一〕,三战三北〔一二〕,乃至於吴。越师遂入吴国,围王台〔一三〕。
  〔一〕江,松江,去吴五十里。
  〔二〕传曰:「越子伐吴,吴子御之笠泽,夹水而陈。」在鲁哀十七年。
  〔三〕私卒君子,王所亲近有志行者,犹吴所谓贤良,齐所谓士。
  〔四〕须,须後命。
  〔五〕踰,度也。
  〔六〕夜中,夜半也。中水,水中央也。
  〔七〕不知越复有中军,故中分其师以御之。
  〔八〕潜,默也。涉,度也。
  〔九〕军败奔走曰北,北,古之背字。
  〔一0〕没,地名。
  〔一一〕郊,郭外。
  〔一二〕三战,笠泽、没、郊。
  〔一三〕王台,姑苏。案:「王台」,公序本作「王宫」。正文同。
  吴王惧,使人行成,曰:「昔不谷先委制於越君〔一〕,君告孤请成,男女服从。孤无奈越之先君何〔二〕,畏天之不祥,不敢绝祀,许君成,以至於今。今孤不道,得罪於君王,君王以亲辱於弊邑。孤敢请成,男女服为臣御。」越王曰:「昔天以越赐吴,而吴不受;今天以吴赐越,孤敢不听天之命,而听君之令乎?」乃不许成。因使人告於吴王曰:「天以吴赐越,孤不敢不受。以民生之不长〔三〕,王其无死!民生於地上,寓也〔四〕,其与几何〔五〕?寡人其达王於甬句东〔六〕,夫妇三百,唯王所安,以没王年〔七〕。」夫差辞曰:「天既降祸於吴国,不在前後,当孤之身,寔失宗庙社稷。凡吴土地人民,越既有之矣,孤何以视於天下!」夫差将死,使人说於子胥〔八〕曰:「使死者无知,则已矣;若其有知,吾何面目以见员也!」遂自杀。
  〔一〕不言越委制於吴,谦而反之。
  〔二〕言越先君与吴有好。
  〔三〕长,久也。
  〔四〕寓,寄也。
  〔五〕言几何时。
  〔六〕达,致也。甬句东,今句章东海口外洲也。案:札记引段玉裁据困学纪闻说,「海口」当作「浃口」。
  〔七〕夫妇各三百人以奉之,在所安可与俱者。案:「俱」,公序本作「居」。
  〔八〕说,告也。
  越灭吴〔一〕,上征上国〔二〕,宋、郑、鲁、卫、陈、蔡执玉之君皆入朝〔三〕。夫唯能下其群臣,以集其谋故也〔四〕。
  〔一〕在鲁哀二十二年冬十一月。
  〔二〕上国,中国也。
  〔三〕玉,圭璧也。
  〔四〕集,成也。言下其群臣,以明吴不用子胥之祸。

来源:中国錞于网  作者:不详   

 

 

Copyright © 2009 中国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benliu168@163.com 备案号:湘ICP备130101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