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故事》中关于錞于的记载

阅读: 6078次  日期:2009-6-29    

 
     《山海经》是中国先秦古籍。一般认为主要记述的是古代神话、地理、物产、神话、巫术、宗教、古史、医药、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内容。有些学者则认为《山海经》不单是神话,而且是远古地理,包括了一些海外的山川鸟兽。

    《山海经》从东、南、西、北四个方面介绍了中华腹地的山川宝藏,特别是一些异鸟怪兽、奇花异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其中《海外经》介绍了传说中的海外异国,如双头国、三首国、女子国、丈夫国、大人国、小人国等国的风俗习惯,更是奇中有奇,不但使人赏心悦目,而且能使人增长很多知识。……
 
   《山海经》一书的作者和成书时间都还未确定。过去认为为大禹、伯益所作。现代中国学者一般认为《山海经》成书非一时,作者亦非一人,时间大约是从战国初年到汉代初年楚,巴蜀,东及齐地方的人所作,到西汉校书时才合编在一起。其中许多可能来自口头传说。

   《山海经》现在最早的版本是经西汉刘向、刘歆父子校刊而成。晋朝郭璞曾为《山海经》作注,考证注释者还有清朝毕沅的《山海经新校正》和郝懿行《山海经笺疏》等。

   《山海经》全书十八卷,其中“山经”五卷,“海经”八卷,“大荒经”四卷,“海内经”一卷,共约31000字。记载了100多邦国,550山,300水道以及邦国山水的地理、风土物产等讯息。

    古代中国神话的基本来源就是《山海经》,其中最着名的包括:夸父追日、女娲补天、羿射九日、黄帝大战蚩尤、共工怒触不周山从而引发大洪水、鲧偷息壤治水成功、天帝取回息壤杀死鲧以及最后大禹治水成功的故事。

    除此之外,《山海经》还以流水帐方式记载了一些奇怪的事件,对这些事件至今仍然存在较大的争论。 该书按照地区不按时间把这些事物一一记录。所记事物大部分由南开始,然后向西,在向北,最后到达大陆(九州)中部。九州四围被东海、西海、南海、北海所包围。 古代中国也一直把《山海经》作历史看待,是中国各代史家的必备参考书,由于该书成书年代久远,连司马迁写《史记》时也认为:“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馀不敢言之也。”
 
一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代典籍中,《山海经》无疑是最富有神奇色彩,让人一时难以说清的着作之一。

  关于《山海经》的性质,也就是它是一部什么书,从汉代以后就有不同的看法。有人把它看作是地理书,如汉代的刘秀(歆)就是如此。他认为《山海经》是“内别五方之山,外分八方之海。纪其珍宝奇物异方之所生,水土草木禽兽昆虫麟凤之所止,祯祥之所隐,及四海之外,绝域之国,殊类之人。”(《隋书·经籍志》)而《汉书·艺文志》把它列入数术略形法家之首,认为是巫卜星相之类的书。明人胡应麟称之为专讲神怪的书,认为:“《山海经》,古之语怪之祖。”《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视它为最古的小说,认为:“究其本旨,实非黄老之言定名,则小说之最古者尔。”清人张之洞《书目答问》则把它看作历史着作,把它列入古史类。鲁迅则认为它是巫书。他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山海经》“记海内外山川神祗异物及祭礼所宜……所载祠神之物多用糈,与巫术合,盖古之巫书也。”由此可见,给《山海经》定性归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吕子方先生认为,《山海经》“涉及面广泛,诸如天文、地理、动物、植物、矿物、医药、疾病、气象、占验、神灵、祀神的仪式及祭品、帝王的世系及葬地、器物的发明制作,以至绝域遐方,南山北地,异闻奇见,都兼收并录,无所不包,可以说是一部名物方志之书,也可以说是我国最早的类书”。这个说法比较准确。当然,把它称为中国第一部山岳地理专着和中国神话渊府也不错。

  现在流传下来的《山海经》是西汉后期着名学者刘秀(歆)在校阅古籍时整理而成的。当时,刘秀(歆)发现的《山海经》是三十二篇,后经整理成为十八篇。这十八篇经晋郭璞作注后流传了下来。清人郝懿行博采诸家之长,为《山海经》作注,写成《山海经笺疏》。现在行的就是郝懿行的笺疏本。

  今本《山海经》为十八卷三十九篇,由《山经》、《海经》、《大荒经》三个部分组成。《山经》包括“南山经”、“西山经”、“北山经”、“东山经”、“中山经”五卷二十六篇,共二万一千多字。这部分又称为《五藏山经》,是全书的主要部分,占全书三分之二的篇幅。《海经》包括“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这“海外四经”四卷四篇及“海内四经”的“海内南经”、“海内西经”、“海内北经”、“海内东经”四卷四篇以及《海内经》一卷一篇。而《大荒经》包括了“大荒四经”的“大荒东经”、“大荒南经”、“大荒西经”、“大荒北经”四卷四篇。

  关于《山海经》的成书年代和作者,刘秀(歆)在整理《山海经》时,认为是“出于唐虞之际”,为伯益所着。司马迁和班固都承袭此说。南宋朱熹则认为是战国屈原之后人为解释《天问》而作。当代学者认为,《山海经》的成书情况较为复杂,决非一人一时所作。大都认为,《山经》,即《五藏山经》成书最早,保存了许多远古的传闻资料,产生的年代当不晚于战国中后期。《海经》和《大荒经》产生的年代要晚一些,但最晚也不会晚于西汉初期。由于《山海经》内容及成书情况非常复杂,要确定其具体的作者及作年是非常困难的。

  《山海经》的《山经》、《海经》及《大荒经》三个部分内容各有侧重。《山经》的内容多记山川地理、奇异的动植物矿物、祀神的典礼仪式和所用之物等,对各山山神的形貌、职司和神力也时有描写。《海经》中的《海外经》多写海外各国的异人、异物,也记有一些古老的神话传说,如夸父逐日、刑天断首等。《海内经》则杂记海内的神奇事物。如昆仑景象,建木形态,枭阳、巴蛇、贰负的状况等,也记载了一些国家和民族的情况。《大荒经》则主要记载神话,在各部分中,它保留的神话是最多的,一些重要的神话,如鲧、禹治水、禹杀共工、黄帝战蚩尤等神话就记载在这一部分里,是研究神话的宝贵资料。

  在古代,《山海经》是图文并茂的,图画在书中还占着相当重要的地位,所以有“山海图”这样的说法。郭璞注《山海经》时也有“图亦作半形”、“亦在畏兽图中”这样的说明。可惜的是,这些图大部分都已亡佚了。

  ◇二《山海经》具有多方面的价值,是我们研究古代地理、宗教、神话、动植物、医药、历史、气象等必不可少的参考文献。

  正如当代着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指出的那样:“《五藏山经》在《山海经》全书各部分中最为平实雅正,尽管免不了杂有一些传闻、神话,基本上是一部反映当时真实知识的地理书。”据谭先生研究,《山经》共写了四百四十七座山,这些山中,见于汉晋以来记载,可以指系确切的约为一百四十座,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对晋南、陕中、豫西地区记述得最详细正确。这应该是研究我国古代地理的宝贵资料。而《山经》在记述时,往往以山为纲,以首山叙起,依次叙山名、水名、道里、民族、风俗、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又是研究其他学科的宝贵材料。在《海经》中,记载了一些诸如结胸民、羽民国、厌火国、贯胸国、不死民、反舌国、三首国、长臂国、三身国、一臂国、奇肱国、丈夫国、巫咸国、女子国、轩辕国、白民国、长股国、一目国、大人国、君子国、无肠国、夸父国、黑齿国、玄股国等奇异的国家和民族,虽然这些国家和民族并非真有,只存在于传说中,但也有一定的地理学和民族学价值。

  《山海经》最重要的价值也许在于它保存了大量神话传说,这些神话传说除了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如夸父逐日、鲧、禹治水等之外,还有许多是人们不大熟悉的。如《海外北经》中载:“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为泽溪。禹杀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冲南方。”这个禹杀相柳的传说充满了神奇色彩,既可从文学或神话学的角度来研究,也可以从中看出共工、相柳、禹三人之间的关系,由此可见古代民族部落之间的斗争。《山海经》中大量存在的这些神话传说,是今天我们研究原始宗教的难得材料。例如:巫咸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海外西经》)

  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大荒西经》)

  这是研究古代巫的活动的资料。又如: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向)。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这一段神话的前半部分写女魃在黄帝与蚩尤之战中的作用,后半部分写巫师驱逐女魃的宗教活动。“神北行”即是巫师的咒语。

  在《山海经》的神话中,不仅可以看到巫师的活动,也可以看到古代民族的信仰、崇拜等。在《山海经》中,存在着大量的神奇动物的记载,这些动物主要是鸟、兽、龙、蛇之类,它们往往具有神奇的力量。这些动物很可能就是古人的图腾崇拜。如上文所引的《海外西经》中的文字。“巫咸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蛇可能就是巫咸国的图腾。研究中国古代的宗教信仰,《山海经》是必不可少的参考资料。

  《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不仅仅是神话传说,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它又是历史。虽然由于浓厚的神话色彩,其真实性要大打折扣,但是,它们毕竟留下了历史的影子。把几条类似的材料加以比较,有时还是可以看到历史的真实面貌的。例如上文所引《大荒北经》中黄帝战蚩尤的记载,剔除其神话色彩,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一场古代部落之间的残酷战争。又如《大荒西经》、《海内经》中记载了一个黄帝的谱系: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海内经》)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乃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印)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大荒西经》)这个谱系具有传奇色彩,具有神谱的性质,但是,它与《大戴礼记·帝系篇》、《史记·五帝本纪》、皇甫谧《帝王世纪》基本相同。

  这就意味着《山海经》中的这一谱系具有一定程度的真实性,也就是说,它是有一定的历史价值的,并非完全是无稽之谈,荒诞之言。再如鲧这一人物,《国语》、《尚书》、《左传》、等书都把他写成反面人物。《国语·周语》说:“古之长民者,不堕山,不崇薮,不防川,不窦泽。……其在有虞,有崇伯鲧,播其淫心,称遂共工之过,尧用殛之于羽山。“《尚书·洪范》载:“鲧湮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这些材料不是说鲧品质不好,就是说鲧治水方法不对,因而被尧所杀。而《山海经》则提供了另外一种说法:“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按照这一记载,鲧被杀不是因为他品质不好或治水方法不对,而是因为他“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因而激怒了帝尧。鲧不仅不是反面人物,而且是一个不顾个人安危,救民于水火的英雄。到底《山海经》的记载真实呢,还是《尚书》、《国语》中的记载真实呢?现在已很难说清楚了。不过,《山海经》在这个问题上,起码提供了另外一种解释。假如我们把《山海经》的这一记载与屈原《离骚》中的“鲧婞直以忘身兮,终然夭乎羽之野”,以及《惜颂》中的“行婞直而不豫合,鲧功用而不就”等联系比较一下,恐怕还会倾向于《山海经》的这一记载。

  同时,《山海经》又是一部科技史,它既记载了古代科学家们的创造发明,也有他们的科学实践活动,还反映了当时的科学思想以及已经达到的科学技术水平。例如,关于农业生产,《大荒海内经》载:“后稷是始播百谷”,“叔均是始作牛耕”。《大荒北经》载:“叔均乃为田祖。”关于手工业,《大荒海内经》载:“义均是始为巧亻垂,是始作下民百巧。”关于天文、历法,《大荒海内经》载:“噎鸣生岁有十二。”《大荒西经》载:“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次。”诸如此类的记载不胜枚举。有一些自然现象的记载尤其珍贵,这在其他书中是看不到的,如《海外北经》载:“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暝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上启下月}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

  现在,许多学者均认为,《山海经》在这里记载的是北极地带半年为昼,半年为夜的极地现象,只不过是古人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于是就用神话来解释。这种记载无疑是宝贵的科学资料。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例如《大荒东经》载:“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又如《海外东经》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这两条记载,有人认为前者记载的是太阳黑子活动和北极的极地现象,后者记载的是极地附近的假日现象。此外,从《山海经》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古人对大地的探测活动。《海外东经》载:“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万)九千八百步。竖亥右手把算,左手指青丘北。”《中山经》说:“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这些记载,数字未必确实,但已反映出中国古人的探测活动。总而言之,《山海经》是一部充满着神奇色彩的着作,内容无奇不有,无所不包,蕴藏着丰富的地理学、神话学、民俗学、科学史、医学等学科的宝贵资料,细心钻研,深入探讨,就不愁没有新发现


《山海经》18卷分别如下

山经

第一卷 《南山经》 第二卷 《西山经》 第三卷 《北山经》 第四卷 《东山经》 第五卷 《中山经》

海经

第一卷 《海外南经》 第二卷 《海外西经》 第三卷 《海外北经》 第四卷 《海外东经》

第五卷 《海内南经》 第六卷 《海内西经》 第七卷 《海内北经》 第八卷 《海内东经》

第九卷 《大荒东经》 第十卷 《大荒南经》 第十一卷 《大荒西经》 第十二卷 《大荒北经》

第十三卷 《海内经》大禹
 
 
南山经第一

 
  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瑶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华,其名曰祝馀,食之不饥。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榖,佩之不迷。有兽焉,其状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丽[鹿/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育沛,佩之无瘕疾。

  又东三百里曰堂庭之山。金[木炎]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黄金。

  又东三百八十里曰猨翼之山。其中多怪兽,水多怪鱼。多白玉,多蝮虫,多怪蛇,不可以上。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杻阳之山。其阳多赤金。其阴多白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怪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宪翼之水。其中多玄鱼,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其名曰旋龟,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聋,可以为底。

  又东三百里柢山。多水,无草木。有鱼焉,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鱼去]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鯥,冬死而复生。食之无肿疾。

  又东三百里曰亶爰 之山。多水,无草木,不可以上。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

  又东三百曰基山。其如多玉,其阴多怪木。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犭専][讠也],佩之为畏。有鸟焉,其状如鸡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尚鸟][付鸟],食之无卧。

  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青护-言]。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如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流注于即流之泽。其中多赤[鱼需],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鸳鸯,食之不疥。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足鵕-鸟]于东海,多沙石。汉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氵育],其中多白玉。

  凡鹊山之首,自招摇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之礼:毛,用一璋玉瘗;糈用稌米,一壁,稻米、白莹为席。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囟比],东望长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痹,其名曰[朱鸟],其名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无草木,多水。有兽焉,其状如禺而四耳,其名长右,其音如吟,见则郡县大水。

  又东三百四十里曰尧光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金。有兽焉,其状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蛰,其名曰猾褢,其音如斫木,见则县有大繇。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无草木,多蝮虫。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东望诸[囱比]。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至于具区,其中多[此/鱼]鱼。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坛,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门◎豕]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黄金。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石夫]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又东五百里曰夷山。无草木,多沙石,湨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列涂。

  又东五百里曰仆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草木。无鸟兽,无水。

  又东五百里曰咸阴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东四百里曰洵山。其如多金,其阴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羊而无口,不可杀也,其名曰[羊患]。洵水出焉,而南流注于阏之泽,其中多芘蠃。

  又东四百里曰虖勺之山。其上多梓枏,其下多荆杞。滂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海。

  又东五百里曰区吴之山。无草木,多沙石,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

  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金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东五百里曰漆吴之山。无草木,多博石,无玉。处于东海,望丘山,其光载出载入,是惟日次。

  凡《南次二经》之首,自柜山至于漆吴之山,凡十七山,七千二百里。其神状皆龙身而鸟首。其祠:毛,用一壁瘗,糈用稌。

  《南次三经》之首,曰天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东五百里曰祷过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有鸟焉,其状如[交鸟]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鸣自号也。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如鸳鸯,食者不肿,可以已痔。

  又东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又东五百里曰发爽之山。无草木,多水,多白猿。[氵凡]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勃海。

  又东四百里至于旄山之尾,其南有谷,曰育遗,多怪鸟,凯风自是出。

  又东四百里,至于非山之首。其上多金玉,无水,其下多蝮虫。

  又东五百里曰阳夹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东五百里曰灌湘之山。上多木,无草,多怪鸟,无兽。

  又东五百里曰鸡山。其上多金,其下多丹雘。黑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鱼专]鱼,其状如鲋而彘毛,其音如豚,见则天下大旱。

  又东四百里曰令丘之山。 无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条风自是出。有鸟焉,其状如袅,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顒,其鸣自号也,见则天下大旱。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仑者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有木焉,其状如榖而赤理,其汗如漆,其味如饴,食者不饥,可以释劳,其名曰白[艹/咎],可以血玉。

  又东五百八十里曰禺[高/木]之山。多怪兽,多大蛇。

  又东五百八十里,曰南禺这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水。有穴焉,水出辄入,夏乃出,冬则闭。佐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海,有凤皇、鵷雏。

  凡《南次三以》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龙身而人面。其祠皆一白狗祈,[禾胥]用稌。

  右南经之山志,大小凡四十山,万六千三百八十里。

西山经第二

  《西山经》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濩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铜。有鸟焉,其名曰[虫鸟]渠,其状如山鸡,黑身赤足,可以已[月暴]。

  又西六十里曰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虫遗],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

  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牛乍]牛。其阴多磬石,其阳多[王雩]琈之玉。鸟多赤[敝鸟],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亦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阳多铜,其阴多铁,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茎,其实如枣,可以已聋。其草多条,其状台葵,而赤华黄实,如婴儿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兽多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其鸟多[民鸟],其状如翠而赤喙,可以御火。

  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棕枏。其草多条,其状如韭,而白华黑实,食之已疥。其阳多[王雩]琈之玉,其阴多铜。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以涂牛马无病。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橿,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不多[鱼丰]鱼,其状如鳖其音如羊。其阳多箭[竹媚],其兽多[牛乍]牛、羬羊。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可以杀虫。

  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乔木,其阴多铁。有草焉,其名曰黄雚,其状如樗,其叶如麻,白华而赤实,其状如赭,浴之已疥,又可以已[月付]。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阳多竹箭,多苍玉。丹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鱼。有兽焉,其状如豚而白毛,〔毛〕大如[竹开]而黑端,名曰豪彘。

  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枳叶而无伤,木虫居之。有草焉,名曰薰草,麻叶而方茎,赤华而黑实,臭如蘼芜,佩之可以已疠。

  又西七十里曰[羊俞]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橿,其下多竹箭,其阴多赤铜,其阳多婴垣之玉。有兽焉,其状如袅,人面而一足,曰橐[非/巴],冬见夏蜇,服之不畏雷。

  又西四百五十里曰时山,无草木,逐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水玉。

  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鸟多尸鸠。

  又西百八十里曰大时之山。上多榖柞,下多杻橿。阴多银,阳多白玉。涔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水。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幡冢之山。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嚣水出焉,北流注于汤水。其上多桃枝钩端,兽多犀兕熊罴,鸟多白翰赤[敝/鸟]。有草焉,其叶如蕙,其本如桔梗,黑华而不实,名曰[艹/骨]蓉,食之使人无子。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上多棕枏,下多菅蕙。有兽焉,其状如狗,名曰谿边,席其皮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翁,名曰栎,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状如葵,其臭如靡芜,名曰杜蘅,可以走马,食之已瘿。

  西南三百八十里曰皋涂之山。蔷水出焉,西流注于诸资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入集获之水。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银、黄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礜,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槀茇,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有兽焉,其状如鹿而白尾,马脚人手而四角,名曰玃如。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瘿。

  又西百八十里曰黄山。无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名曰[敏牛]。有鸟焉,其状如鴞,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母鸟]。

  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棕枏,其下多竹箭,其阳多黄金、玉,其阴多旄牛、麢、麝;其鸟多鸓,其状如鹊,赤黑而两首四足,可以御火。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騩山,是錞于西海。无草木,多玉。凄水出焉,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采石、黄金、多丹粟。

  凡《西经》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隗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其祠之礼: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烛,斋百日以百牺,瘗用百瑜,汤其酒百樽,婴以百珪百璧。其余十七山之属,皆毛[牛全],用一羊祠之。烛者百草之未灰,白席采等纯之。

  《西次二经》之首曰钤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玉,其木多杻橿。

  西二百里曰泰冒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铁。浴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多白蛇。

  又西一百七十里曰数历之山。其上金黄金,其下多银,其木多杻橿,其鸟金鹦[母鸟]。楚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渭,其中多白珠。

  又西百五十里曰高山。其上多银,其下多青碧、雄黄,其木多棕,其草多竹。泾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渭,其中多磬石、青碧。

  西南三百里曰女床之山。其阳多赤铜,其阴多石涅,其兽多虎豹犀兕。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又西二百里曰龙首之山。其阳多黄金,其阴多铁。苕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泾水。其中多美玉。

  又西二百里曰鹿台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银。其兽多[牛乍]牛、羬羊、白豪。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鸣自叫也,见则有兵。

  西南二百里曰鸟危之山。其阳多磬石,其阴多檀楮,其中多女床。鸟危之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天下大兵。

  又西四百里曰大次之山,其阳多垩,其阴多碧,其兽多[牛乍]牛,麢羊。

  又西四百里曰薰吴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西四百里曰[厂◎氐]阳之山。其木多[木稷-禾]、枏、豫章,其兽多犀、

  兕、虎、[犭勺]、[牛乍]牛。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众兽之山。其上多[王雩]琈之玉,其下多檀楮,多黄金。其兽多犀兕。

又西五百里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皇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三百里曰中皇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蕙棠。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西皇之山。其木多檀楮;其鸟多罗罗,是食人。

  凡《西次二经》之首,自钤山至于莱山,凡十七仙,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马身。其七神皆人面牛身,四足一臂,操杖以行,是为飞兽之神。其祠之毛用少牢,白菅为席,其十辈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鸡,钤而不糈,毛采。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摇-手]之泽,西望帝之搏兽之丘,东望[虫焉]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臂,豹(虎)[尾]而善投,名曰举父。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

  西北三百里曰长沙之山。泚水出焉,北流注于泑水。无草木,多青雄黄。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北望诸[囱此]之山,临彼岳崇之山。东望[氵此]泽,河水所潜也,其原浑浑泡泡。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员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源沸沸汤汤,黄帝是食是飨。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而投之锺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粟精密,浊泽(有而)〔而有〕光。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不祥。自峚山至于锺山四百六十里,其间尽泽也。是多奇鸟、怪兽、奇鱼,皆异物焉。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锺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丕鸟]杀葆江于昆仑之阳,帝乃戮之锺山之东曰瑶岸,钦[丕鸟]化为大鹗,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见则有大兵。鼓亦化为[皴鸟-皮]鸟,其状如鸱,赤足而直喙,黄文而白首,其音如鹄,见则其邑大旱。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观水也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鳐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江之山。丘时之水也焉,而北流注于[氵幼]水,其中多蠃母,其上多青雄黄,多藏琅玕、黄金、玉,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采黄金、实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状马身而人面,虎文而鸟翼,徇于四海,其音如榴。南望昆仑,其光熊熊,其气魂魂。西望大泽,后稷所潜也。其中多玉,其阴多鹞木之有若,北望诸[囱此],槐鬼离仑居之,鹰[儃鸟-亻]之所宅也。东望恒山四成,有穷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状如牛,而八足二首马尾,其音如勃皇,见则其邑有兵。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若/虫虫]鸟兽则死,[若/虫虫]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而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艹/宾]草,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河水也焉,而南流东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汜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黑水出焉,而西流于大[木于],是多怪鸟兽。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乐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是多白玉。其中多[鱼骨]鱼,其状如蛇而四足,是食鱼。

  西水行四百里曰流沙,二百里至于蠃母之山。神长乘司之,是天之九德。其神状如人而[犭勺]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无水。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录,见则其国大水。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黄。

  又西三百里曰积石之山,其下有石门,河水冒以西〔南〕流,是山也,万木无不有焉。

  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兽皆文尾,其鸟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石鬼]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无草木,多瑶碧,所为甚怪。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如)〔曰〕狰。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叫也,见则其邑有[言为]火。

  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蕃泽,其中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又西二百里曰符惕之山。其上多棕兕,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风云之所出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是山也,广员百里。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其名曰[彳敖][彳因],是食人。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乐鸟],其名曰鸱。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无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钟磬,其下多积蛇。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也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维帝江也。

  又西二百九十里曰泑山。神蓐收居之,其上多婴短之玉,其阳多瑾瑜之玉,其阴多青雄黄。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气员,神红光之所司也。

  又西行三里至于翼望之山。无草木,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狸,一目而三尾,其曰[言雚],其音如[大/集]百声,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瘅。有鸟焉,其状如乌,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奇鸟][余鸟],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御凶。

  凡《西次三经》之首,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状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礼,用一吉玉瘗,糈用稷米。

  《西次四经》之首曰阴山。上多榖,无石,其草多茆蕃。阴水出焉,西流注于洛。

  北五十里曰劳山,多茈草。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

  西五十里曰罢父之山。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茈碧。

  北百七十里曰申山。其上多榖、[木乍],其下多杻橿,其阳多金玉。区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北二百里曰鸟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楮,其阴多铁,其阳多玉。辱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百二十里曰上申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兽多白鹿。其鸟多当扈,其状如雉,以其髯飞,食之不[目旬]目。汤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北百八十里曰诸次之山。诸次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是山也,多木无草,鸟兽莫居,是多众蛇。

  又北百八十里曰号山。其木多漆、棕,其草多药、虈、[艹/弓][艹/穷]。多[氵今]石。端水也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二百二十里曰孟山。其阴多铁,其阳多铜。其兽多白狼、白虎,其鸟多白雉、白翟。生水也焉,而东流注于河。

  西二百五十里曰白於之山。上多松、柏,下多栎、檀。其兽多[牛乍]牛、羬羊、其鸟多鴞。洛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渭;夹水出于其阴,而东流注于生水。

  西北三百里曰(申)〔由〕首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申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是多白玉。

  又西五十五里曰泾谷之山。泾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

  又西百二十里曰刚山。多柒木,多[王雩]琈之玉。刚水也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光鬼],其状人面兽身,一足一手,其音如钦。

  又西二百里至刚山之尾,洛水也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蛮蛮,其状鼠身而鳖首,其音如吠犬。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英[革是]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鸟兽尽白。[氵宛]水出焉,而北注于陵羊之泽。是多冉遗之鱼,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马耳,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雄黄、白玉及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駮,是食虎豹,可以御兵。有木焉,其状如棠,而员叶赤实,实大如木瓜,名曰櫰木,食之多力。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蝟毛,名曰穷奇,音如獋狗,是食人。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蠃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鸟鼠同穴之山。其上有白虎、白玉。渭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鳋鱼,其状如鳣鱼,动则其邑有大兵。滥水出于其西,西流注于汉水。多[如/鱼][鱼比]之鱼,其状如覆铫,鸟首而鱼翼鱼尾,音如磬石之声。是生珠玉。

  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其上多丹木,其叶如榖,其实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瘅,可以御火。其阳多龟。其阴多玉。苕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砥砺。有兽焉,其状马身而鸟翼,人面蛇尾,是好举人,名曰孰湖。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人面,蜼身犬尾,其名自号也,见则其邑大旱。

  凡《西次四经》自阴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神祠礼,皆用一白鸡祈。糈以稻米,白菅为席。

  右西经之山。凡七十七山,一万七千五百一十七里。

北山经第三

 
  北山经之首曰单狐之山。多机木,其上多华草,[氵逢]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氵幼]水,其中多芘石、文石。

  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玉,无草木。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诸[囱比]之水。其中多滑鱼,其状如[鱼单],赤背,其音如梧,食之已疣。其中多水马,其状如马,文臂牛尾,其音如呼。

  又北三百里曰带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马,一角有错,其名曰[月雚]疏,可以辟火。有鸟焉,其状如乌,五采而赤文,名曰[奇鸟][余鸟],是自为牝牡,食之不疽。彭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芘湖之水。其中多儵鱼,其状如鸡而赤毛,三尾、六足、四首,其音如鹊,食之可以已忧。

  又四百里曰谯明之山。谯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中多何罗之鱼,一首而十身。其音如吠犬,食之已痈。有兽焉,其状如[豹亘-勺]而赤豪,其音如榴榴,名曰孟槐,可以御凶。是山也,无草木,多青雄黄。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涿光之山。嚣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中多鰼鰼之鱼,其状如鹊而十翼,鳞皆在羽端,可以御火,食之不瘅。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棕。其兽多麢羊,其鸟多蕃。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虢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桐椐。其阳多玉,其阴多铁。伊水出焉,西流注于河。其兽多橐驼,其鸟多寓,状如鼠而鸟翼,其音如羊,可以御兵。

  又北四百里至于虢山之尾,其上多玉而无石。鱼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中多文贝。

  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其上多樗柏,其草多韭(缺字xie),多丹雘。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棠水。有兽焉,其状如鼠,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獋犬,以其尾飞,名曰耳鼠,食之不[月采],又可以御百毒。

  又北二百八十里曰石者之山。其上无草木,多瑶碧。[氵此]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题白身,名曰孟极。是善伏,其鸣自呼。

  又北百一十里曰边春之山,多葱、葵、韭、桃、李。杠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氵幼]泽。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身,善笑,见人则卧,名曰幽[安鸟],其鸣自呼。

  又北二百里曰蔓联之山。其上无草木。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有鬣,牛尾、文臂、马蹄,见人则呼,名曰足訾,其鸣自呼。有鸟焉,群居而朋飞,其毛如雌雉,名曰鵁,其鸣自呼,食之已风。

  又北百八十里单张之山。其上无草木。有兽焉,其状如豹而长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诸[牛建],善吒,行则衔其尾,居则蟠其尾。有鸟焉,其状如雉,而文首、白翼、黄足、名曰白[夜鸟],食之已嗌痛,可以已[疒◎制]。栎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杠水。

  又北三百二十里曰灌题之山。其上多樗、柘,其下多流沙,多砥。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尾,其音如訆,名曰那父。有鸟焉,其状如雌雉而人面。见人由跃,名曰竦斯,其鸣自呼也。匠韩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泽,其中多磁石。

  又北二百里曰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榛、楛,其阳多玉,其阴多铁。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节生毛,名曰旄牛。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栎泽。

  又北二百三十里曰小咸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

  北二百八十里曰大咸之山。无草木,其下多玉。是山也,四方,不可以上。有蛇名曰长蛇,其毛如彘豪,其音如鼓柝。

  又北三百二十里曰敦薨之山。其上多棕枏,其下多茈草,敦薨之水焉,而西流注于[氵幼]泽。出于昆仑之东北翼,实惟河源。其中多赤鲑,其兽多兕、旄牛,其鸟多[尸鸟]鸠。

  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无草木,多青碧,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寙,其音如婴儿,是食人。敦水出焉,东流注于雁门之水,其中多[鱼市][鱼市]之鱼,食之杀人。

  又北二百里曰狱法之山。瀤泽之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泰泽,其中多[鱼巢]鱼,其状如鲤而鸡足,食之已疣。有兽焉,其状如犬而人面,善投,见人则笑,其名山[犭军],其行如风,见则天下大风。

  又北二百里曰北丘之山。多枳棘、刚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诸怀,其音如鸣雁,是食人。诸怀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嚣水。其中多[鱼旨]鱼,鱼身而犬首,其音如婴儿,食之已狂。

  又北百八十里曰浑夕之山。无草木,多铜玉。嚣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海。有蛇,一首两身,名曰肥遗,见则其国大旱。

  又北五十里曰北单之山。无草木,多葱、韭。

  又北百里曰熊差之山。无草木,多马。

  又北百八十里曰北鲜之山。是多马。鲜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涂吾之水。

  又北百七十里曰堤山,多马。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首,名曰狕。堤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泰泽,其中多龙龟。

  凡《北山经》之首,自单狐之山至于堤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其祠之毛,用一雄鸡彘瘗,吉玉用一珪,瘗而不糈。其山北人皆生食不火之物。

  《北次二经》之首〔山〕,在河之东,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之山。其上无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

  又北二百五十里曰少阳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赤银。酸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汾水,其中多美赭。

  又北五十里曰县雍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其兽多闾麋,其鸟多白翟、白[有鸟]。晋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此/鱼]鱼,其状如儵而赤鳞,其音如叱,食之不骄。

  又北二百里曰孤岐之山。无草木,多青碧。胜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苍玉。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白沙山。广员三百里,尽沙也,无草木鸟兽。鲔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是多白玉。

  又北四百里曰尔是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狂山,无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狂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浮水,其中多美玉。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诸馀之山。其上多铜玉,其下多松柏。诸馀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旄水。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敦头之山。其上多金玉,无草木。旄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印)〔邛〕泽。其中多[马勃-力]马,牛尾而白身,一角,其音如呼。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

  又北三百里曰北嚣之山。无石,其阳多碧,其阴多玉。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白身犬首,马尾彘鬣,名曰独[犭谷]。有鸟焉,其状如乌,人面,名曰长[般/鸟][冒鸟],宵飞而昼伏,食之已[日喝-口]。涔水出焉,而东流注于邛泽。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梁渠之山。无草木,多金玉。修水出焉,而东流注雁门。其兽多居暨,其状如豚而赤毛。其音如豚。有鸟焉,其状如夸父,四翼、一目、犬尾,名曰嚣,其音如鹊,食之已腹痛,可以上[彳同亍]。

  又北四百里曰姑灌之山,无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湖灌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碧,多马。湖灌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海,其中多[鱼旦]。有木焉。其叶如柳而赤理。

  又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树皆无枝,其高百仞,百果树生之。其下多怪蛇。

  又北三百里曰敦题之山。无草木。多金玉,是錞于北海。

  凡《北次二经》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其祠,毛用一雄鸡彘瘗;用一壁一珪,投而不糈。

  《北次三经》之首曰太行之山。其首曰归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碧。有兽焉,其状如麢羊而四角,马尾而有距,其名曰[马军],善还,其名自訆。有鸟焉,其状如鹊,白身,赤尾,六足,其名曰[贲鸟],是善惊,其鸣自[言交]。

  又东北二百里曰龙侯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决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人鱼,其状如[鱼帝]鱼,四足,其音如婴儿,食之无痴疾。

  又东北二百里曰马成之山。其上多文石,其阴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白犬而黑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其鸣自訆。有鸟焉,其状如乌,首白而身青、足黄,是名曰[屈鸟][居鸟],其鸣自[言交],食之不饥,可以已寓。

  又东北七十里曰咸山,其上有玉,其下多铜,是多松柏,草多茈草。条菅之水出下,而西南流注于长泽。其中多器酸,三岁一成,食之已疠。

  又东北二百里曰天池之山。其上无草木,多文石。有兽焉,其状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飞,其名曰飞鼠,渑水出焉,潜于其下,其中多黄垩。

  又东北三百里曰阳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铜。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尾,其颈[竪/肉-立],其状如句瞿,其名曰领胡,其鸣自[言交],食之已狂。有鸟焉,其状如雌雉,而五采以文,是自为牝牡,名曰象蛇,其鸣乍[言交]。留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其中有[鱼陷-阝]父之鱼,其状如[鱼付]鱼,鱼首而彘身,食之已呕。

  又东北三百五十里曰贲闻之山。其上多苍玉,其下多黄垩,多涅石。

  又北百里曰王屋之山,是多石。[氵取]水出焉,而西北流于泰泽。

  又东北三百里曰教山,其上多玉而无石。教水出焉,西流注于河。是水冬乾而夏流,实惟乾河。其中有两山。是山也,广员三百步,其名曰发丸之山,其上有金玉。

  又南三百里曰景山。南望盐贩之泽,北望少泽,其上多草、[艹/诸][艹/与],其草多秦椒;其阴多赭,其阳多玉。有鸟焉,其状如蛇,而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与,其鸣自[言交],见则其邑有恐。

  又东南三百二十里曰孟门之山。其上多苍玉,多金;其下多黄垩,多涅石。

  又东南三百二十里曰平山。平水出其上,潜于其下,是多美玉。

  又东三百里曰京山。有美玉,多漆木,多竹。其阳有赤铜,其阴有[石肃]。高水出焉,南流注于河。

  又东二百里曰虫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多青碧。丹水也焉,南流注于河。薄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黄泽。

  又东三百里曰彭[囱比]之山。其上无草木,多金玉,其下多水。蚤林之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河。肥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床水,其中多肥遗之蛇。

  又东百八十里曰小侯之山。明漳之水出焉,南流注于黄泽。有鸟焉,其状如乌而白文,名曰鸪[习鸟],食之不[氵爵]。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泰头之山。共水出焉,南注于滹池。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

  又东北三百里曰轩辕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竹。有鸟焉,其状如枭而白首,其名曰黄鸟,其鸣自[言交],食之不妒。

  又北二百里曰谒戾之山。其上多松柏,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其东有林焉,名曰丹林。丹林之水出焉,南流注于河。婴侯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汜水。

  东三百里曰沮洳之山。无草木,有金玉。濝水出焉,南流注于河。

  又北三百里曰神囷之山。其上有文石,其下有白蛇,有飞虫。黄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洹。滏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欧水。

  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名自[言交]。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东北百二十里曰少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铜。清漳之水出焉,东流于浊漳之水。

  又东北二百里曰锡山。其上多玉,其下有砥。牛首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滏水。

  又北二百里曰景山,有美玉。景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海泽。

  又北百里曰题首之山。有玉焉,多石,无水。

  又北百里曰[纟肃]山。其上有玉、青碧。其木多[木旬],其草多芍药、芎[艹/穷]。洧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有[鱼嚄-口]、黾。

  又北百二十里曰松山。阳水出焉,东北流注于河。

  又北百二十里曰敦与之山。其上无草木有金玉。[氵索]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泰陆之水。[氵氐]水出于其阴,而东流注于彭水。槐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氵氐]泽。

  又北百七十里曰柘山。其阳有金玉,其阴有铁。历聚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大洧。

  又北三百里曰维龙之山。其上有碧玉,其阳有金,其阴有铁。肥水出焉,而东流注于臬泽,其中多礨石,敞铁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大泽。

  又北百八十里曰白马之山。其阳多石玉,其阴多铁,多赤铜。木马之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滹沱。

  又北二百里曰空桑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空桑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氵虖]沱。

  又北三百里曰泰戏之山。无草木,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羊,一角一目,目在耳后,其名曰[羊东][羊东],其鸣自訆。滹沱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溇水。液女之水出于其阳,南流注于沁水。

  又北三百里曰石山,多藏金玉。濩濩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滹沱;鲜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滹沱。

  又北二百里曰童戎之山。皐涂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溇液水。

  又北三百里曰高是之山。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滹沱。其木多棕,其草多条。滱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北三百里曰陆山,多美玉。[炎阝]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二百里曰沂山。般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北百二十里曰燕山,多婴石。燕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北山行五百里水行五百里,至于饶山。是无草木,多瑶碧,其兽多橐駞,其鸟多鶹。历虢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有师鱼,食之杀人。

  又北四百里曰乾山。无草木,其阳有金玉,其阴有铁而无水。有兽焉,其状如牛而三足,其名曰澣[犭原],其鸣自[言交]。

  又北五百里曰伦山。伦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状如麋,其川(州)在尾上,其名曰罴。

  又北五百里曰碣石之山。绳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蒲夷之鱼。其上有玉,其下多青碧。

  又北水行五百里至于雁门之山,无草木。

  又北水行四百里至于泰泽。其中有山焉,曰帝都之山,广员百里。无草木,有金玉。

  又北五百里曰錞于毋逢之山。北望鸡号之山,其风如[风力/力力]。西望幽都之山,浴水出焉,是有大蛇,赤首白身,其音如牛,见则其邑大旱。

  凡《北次三经》之首,自太行山以至于毋逢之山,凡四十六山,万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状皆马身人面者廿神。其祠之,皆用一藻茝瘗之。其十四神状皆彘身而载玉。其祠之,皆用一璧瘗之。大凡四十四神,皆用稌糈米祠之,此皆不火食。

  右北经之山志,凡八下七山,二万三千二百三十里

东山经第四

 
  《东山经》之首[木敕][朱/虫虫]之山,北临乾昧,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鱼庸][ 鱼庸]之鱼,其状如犁羊,其音如彘鸣。

  又南三百里曰[艹/畾]山。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湖水出焉,东流注于食水,其中多活师。

  又南三百里曰[木旬]状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碧石。有兽焉,其状如犬,六足,其名曰从从,其鸣自[言交]。有鸟焉,其状如鸡而鼠毛,其名曰[此/虫]鼠,见则其邑大旱。[氵只]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湖水。其中多箴鱼,其状如儵。其喙如箴,食之无*疾。

  又南三百里曰勃齐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南三百里曰番条之山。无草木,多沙。减水出焉,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鱤鱼。

  又南四百里曰姑儿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桑柘。姑儿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鱤鱼。

  又南四百里曰高氏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箴石。诸绳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泽,其中多金玉。

  又南三百里曰岳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樗。泺水出焉,东流注于泽,其中多金玉。

  又南三百里曰犲山。其上无草木,其下多水,其中多堪[予予]之鱼。其兽焉,其状如夸父而彘毛,其音如呼,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三百里曰独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美石。末涂之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其中多[儵虫-黑][虫庸],其状如黄蛇,鱼翼,出入有光,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其鸣自訆。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江,其中多水玉。

  又南三百里曰竹山。錞于江,无草木,多瑶碧。激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娶檀之水,其中多茈蠃。

  凡东山经之首,自[木敕][朱/虫虫]之山以至于竹山,凡十二山,三千六百里。其神状皆人身龙首。祠毛用一犬祈,([耳申])〔[血耳]〕用鱼。

  《东次二经》之首曰空桑之山。北临食水,东望沮吴,南望沙陵,西望缗泽。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钦,其名曰[车令] [车令],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六百里曰曹夕之山。其下多糓而无水,多鸟兽。又西南四百里峄皋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白垩。峄皋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激女之水焉,其中多蜃珧。

  又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曷山之尾。无草木,多砥砺。

  又南三百八十里曰葛山之首,无草木。澧水出焉,东流注于余泽。其中多珠蟞鱼,其状如肺而有(四)目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无疠。

  又南三百八十里曰馀峩之山。其上多梓枏,其下多荆芑。杂余之水出焉,东流注于黄水。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曰[犭九]狳,其鸣自訆,见则螽蝗为败。

  又南三百里曰杜父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三百里曰耿山。无草木,多水碧,多大蛇。有兽焉,其状如狐而鱼翼,其名曰朱[犭需],其鸣自訆,见则其国有恐。

  又南三百里曰卢其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其中多[鯬鸟-鱼]鹕,其状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訆,见则其国多土功。

  又南二百八十里曰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又南水行三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山。无草木,多石。

  又南三里曰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三里里曰碧山。无草木,多大蛇,多碧、水玉。

  又南五百里曰缑氏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原水出焉,东流注于沙泽。

  又南三百时曰姑逢之山。无草木,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鸿雁,其名曰[犭敝] [犭敝],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五百里曰凫丽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箴石。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又南五百里曰[石湮-氵]山。南临[石湮-氵]水,东望湖泽。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獋狗,其名曰峳峳,见则其国多狡客。有鸟焉,其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钩,见则其国多*。

  凡《东次二经》之首,自空桑之山至于[石湮-氵]山,凡十七山,六千六百四十里,其神状皆兽身人面载[角各]。其祠毛用一鸡,祈婴用一璧瘗。

  又《东次三经》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歹羊]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棘。有兽焉,其状如麋而鱼目,名曰[夗/女]胡,其鸣自訆。

  又南水行八百里曰岐山。其木多桃李,其兽多虎。

  又南水行五百里曰诸钩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是山也,广员百里,多寐鱼。

  又南水行七百里曰中父之山,无草木,多沙。

  又东水行千里曰胡射之山,无草木,多沙石。

  又南水行七百里曰孟子之山。其木多梓、桐、多桃、李;其草多菌蒲;其兽多麋鹿。是山也,广员百里。其上有水出焉,名曰碧阳,其中多鳣鲔。

  又南水行五百里曰流沙。行五百里,有山焉,曰跂踵之山。广员二百里,无草木,有大蛇,其上多玉。有水焉,广员四十里皆涌,其名曰深泽,其中多蠵龟。有鱼焉,其状如鲤,而六足鸟尾 。名曰[鱼合] [鱼合]之鱼,其名(鸣)自叫。

  又南水行九百里曰[足每]隅之山。其上多草木,多金玉,多赭。有兽焉,其状如牛而马尾,名曰精精,其鸣自叫。又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无皋之山。志望幼海,东望榑木。无草木,多风。是山也,广员百里。

  凡《东次三经》之首,自尸胡之山至于无皋之山,凡九山,六千九百里。其神状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见则风雨水为败。

  又《东次四经》之首曰北号之山,临于北海。有木焉,其状如杨,赤华,其实如枣而无核,其味酸甘,食之不疟。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单如豚,名曰[犭曷](狙)([犭旦])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鸡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雀,亦食人。

  又南三百里曰旄山,无草木。苍体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展水。其中多[羞鱼]鱼,其状如鲤而大首,食者不疣。

  又南三百二十里曰东始之山 。上多苍玉。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可以服马。泚水也焉,而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美贝;多茈鱼,其状如鲋,一首而十身,其臭如麋芜,食之不[米费]。

  又东南三百里曰女烝之山。其上无草木。石膏水出焉,而西注于鬲水;其中多薄鱼,其状如鱣鱼而一目,其音如欧,见则天下大旱。

  又东南二百里曰钦山。多金玉而无石。师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泽,其中多[鱼羞]鱼,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七,其名曰当康,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穰。

  又东南二百里曰子桐之山。子桐之水也焉,而西流注于馀如之泽。其中多[鱼骨]鱼,其状如鱼而鸟翼,也入有光,其音如鸳鸯,见则天下大旱。

  又东北二百里曰剡山,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彘而人面。黄身而赤尾,其名曰合寙,其音如婴儿。是兽也,食人,亦食虫蛇,见则天下大水。

  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钩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涝水,其中多[鱼付]鱼。

  凡《东次四经》之首,自北号之山至于太山,凡八山,一千七百二十里。

  右东经之山志,凡四十六山,万八千八百六十里。

中山经第五

 
  《中山经》薄山之首曰甘枣之山。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河。其上多杻木;其下有草焉,葵本而杏叶,黄华而荚实,名曰箨,可以已瞢。有兽焉,其状如[虫/虫|犬]鼠而文题,其名曰[嫨能-女],食之已瘿。

  又东二十里曰历儿之山。其上多橿;多枥木,是木也,方茎而员叶,黄华而毛,其实如楝,服之不忘。

  又东十五里曰渠猪之山。其上多竹。渠猪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河。其中多豪鱼,其状如鲔,赤喙(赤)尾赤羽,可以已白癣。

  又东三十五里曰葱聋之山。其中多大谷,是多白垩,黑青黄垩。

  又东十五里曰涹山。其上多赤铜,其阴多铁。

  又东七十里曰脱扈之山。有草焉,其状如葵叶而赤华,荚实,实如棕荚,名曰植楮,可以已癙,食之不眯。

  又东二十里曰金星之山。多天婴,其状如龙骨,可以已痤。

  又东七十里曰泰威之山。其中有谷曰凫谷,其中多铁。

  又东十五里曰橿谷之山,其中多赤铜。

  又东百二十里曰吴林之山,其中多葌草。

  又东三十里曰牛首之山。有草焉,名曰鬼草,其叶如葵而赤茎,其秀如禾,服之不忧。劳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氵橘-木]水。是多飞鱼,其状如[鱼付]鱼,食之已痔[彳同亍]。

  又北四十里曰霍山,其木多榖。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朏朏,养之可以已忧。

  又北五十二里曰合谷之山。是多[艹/詹]棘。

  又北三十五里曰阴山。多砺石、文石。少水出焉,其中多[周彡]棠,其叶如榆叶而方,其实如赤菽,食之已聋。

  又东北四百里曰鼓镫之山,多赤铜。有草焉名曰荣草。其叶如柳,其本如鸡卵,食之已风。凡薄山之首,自甘枣之山至于鼓镫之山,凡十五山,六千六百七十里。历儿冢也,其祠礼:毛,太牢之具,县以吉玉。其馀十三山者,毛用一羊,县婴用桑封,瘗而不糈,桑封者,桑主也,方其下而锐其上,而中穿之加金。

  《中次二经》济山之首曰[火军]诸之山。其上多桑,其兽多闾麋,其鸟多鹖。

  又西南二百里曰发视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砥砺。即鱼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伊水。

  又西三百里曰豪山。其上多金玉,而无草木。

  又西三百里曰鲜山。多金玉,无草木。鲜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鸣蛇,其状如蛇而四翼,其音如磬,见则其邑大旱。

  又西三百时曰阳山。多石,无草木。阳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鸣蛇,其状如蛇而四翼,其音如磬,见则其邑大旱。

  又西三百里曰阳山。多石,无草木。阳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化蛇,其状人面而豺身,鸟翼而蛇行,其音如叱呼,见则其邑大水。

  又西二百里曰昆吾之山,其上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彘而有角,其音如号,名曰[龙虫]砥,食之不眯。

  又西百二十里曰葌山。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伊水,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有木焉,其状如棠而赤叶,名曰芒草,可以毒鱼。

  又西一百五十里曰独苏之山,无草木而多水。

  又西二百里曰蔓渠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伊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洛。有兽焉,其名曰马腹,其状如人面虎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凡《济山经》之首,自辉诸之山至于蔓渠之山,凡九山,一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鸟身。祠用毛,用一吉玉,投而不糈。

  《中次三经》萯山之首,曰敖岸之山。其阳多[王雩]琈之玉,其阴多赭、黄金。神熏池居之。是常出美玉。北望河林,其状如[艹/菁]如举。有兽焉,其状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诸,见则其邑大水。

  又东十里曰青要之山。实维帝之密都,北望河曲是多驾鸟。南望墠渚,禹父之所化,是多仆累、薄卢。[鬼申]武罗司之,其状人面而豹文,小要而白齿,而穿耳以鐻,其鸣如鸣玉。是山也,宜女子。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有鸟焉,名曰鴢,其状如凫,青身而朱目赤尾,食之宜子。有草焉,其状如葌,而方茎、黄华、赤实,其本如藁本,名曰荀草,服之美人色。

  又东十里曰騩山。其上有美枣,其阴有[王雩]琈之玉。正回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飞鱼,其状如豚而赤文,服之不畏雷,可以御兵。

  又东四十里曰宜苏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蔓居之木。[氵庸][氵庸]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是多黄贝。

  又东二十里曰和山。其上无草木而多瑶碧,实维河之九都。是山也,五曲,九水出焉,合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苍玉。吉神泰逢司之,其状如人而虎尾,是好居于萯山之阳,出入有光。泰逢神动天地气也。

  凡萯山之首,自敖岸之山至于和山,凡五山,四百四十里。其祠泰逢、熏池、武罗皆一牡羊副,婴用吉玉。其二神用一雄鸡瘗之,糈用涂。

  《中次四经》厘山之首曰鹿蹄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甘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泠石。

  西五十里曰扶猪之山,其上多礝石。有兽焉,其状如貉而人目,其名曰鮣[鹿/言]。虢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瓀石。

  又西一百二十里曰厘山。其阳多玉,其阴多蒐。有兽焉,其状如牛,苍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其名曰犀渠。[氵庸][氵庸]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伊水。有兽焉,名曰[犭颉],其状如獳犬,而有鳞,其毛如彘鬣。

  又西二百里曰箕尾之山。多谷,多涂石,其上多[王雩]琈之玉。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柄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滔雕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羬羊。有木焉。其状如樗,其叶如桐而荚实,其名曰茇。可以毒鱼。

  又西二百里曰白边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

  又西二百里曰熊耳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棕。浮濠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水玉,多人鱼。有草焉,其状如苏而赤华,名曰葶薴,可以毒鱼。

  又西三百里曰牡山。其上多文石,其下多竹箭竹[艹/媚]。其兽多蚱牛、羬羊、鸟多赤鷩。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讙举之山。洛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玄扈之水,其中多马肠之物。此二山者,洛间也。

  凡厘山之首,自鹿蹄之山至于玄扈之山,凡九山,六千百七十里。其神状皆人面兽身。其祠之,毛用一白鸡,祈而不糈,以采衣之。

  《中次五经》薄山之首曰苟床之山。无草木,多怪石。

  东三百里曰首山。其阴多谷柞,其草多[艹/术]芫;其阳多[王雩]琈之玉,木多槐。其阴有谷,曰机谷,多题[鸟犬]鸟,其状如枭而三目,有耳,其音如录,食之已垫。

  又东三百里曰县[属刂]之山。无草木,多文石。

  又东三百里曰葱聋之山。无草木,多[广夆]石。

  东北五百里曰条谷之山。其木多槐、桐,其草多芍药、亹冬。

  又北十里曰超山。其阴多苍玉,其阳有井,冬有水而夏竭。

  又东五百里曰成侯之山,其上多櫄木,其草多芃。

  又东五百里曰朝歌之山,谷多美垩。

  又东五百里曰槐山,谷多金、锡。

  又东十里曰历山。其木多槐,其阳多玉。

  又东十里曰尸山。多苍玉,其兽多[鹿京]。尸水出焉,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美玉。

  又东十里曰良馀之山。其上多榖、柞,无石。馀水出于其阴,而北流注于河;乳水出于其阳,而东南流注于洛。

  又东南十里曰蛊尾之山。多砺石、赤铜。龙馀之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洛。

  又东北二十里曰升山。其木多榖、柞、棘,其草多[艹/诸][艹/与]蕙,多寇脱。黄酸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璇玉。

  又东十二里阳虚之山。多金,临于玄扈之水。

  凡薄山之首,自苟林之山至于阳虚之山,凡十六山,二千九百八十二里。升山冢也,其祠礼,太牢,婴用吉玉。首山[鬼申]也,其祠用[禾余]、黑牺、太牢之具、蘖酿、干舞、置鼓,婴用一璧。尸水,合天也,肥牲祠之,用一黑犬于上用一雌鸡于下,[乞刂]一牝羊,献血。婴用吉玉,采之,飨之。

  《中次六经》缟羝山之首,曰平逢之山。南望伊、洛,东望榖城之山,无草木,无水,多沙石。有神焉,其状如人而二首,名曰骄虫,是为螫虫,实维蜂蜜之庐。其祠之:用一雄鸡,禳而勿杀。

  西十里曰缟羝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西十里曰廆山。其阴多[王雩]琈之玉。其西有谷焉,名曰雚谷,其木多柳楮。其中有鸟焉,状如山鸡而长尾,赤如丹火而青喙,名曰鸰[要鸟],其鸣自呼,服之不眯。交觞之水出于其阳,而南流注于洛,俞随之水出于其阴,而北流注于榖水。

  又西三十里曰瞻诸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文石。[氵射]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洛;少水出其阴,而东流注于榖水。

  又西三十里曰娄琢之山。无草木,多金玉。瞻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洛。陂水出于阴,而北流注于榖水,其中多茈石、文石。

  又西四十里曰白石之山。惠水出于其阳,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水玉。涧水出于其阴,西北流注于榖水,其中多麋石、栌丹。

  又西五十里曰榖山。其下多榖,其上多桑。爽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榖水,其中多碧绿。

  又西七十二里曰密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铁。豪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旋龟,其状鸟首而尾,其音如判木。无草木。

  又西百里曰长石之山。无草木,多金玉。其西有谷焉,名曰共谷,多竹。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洛,其中多鸣石。

  又西一百四十里曰傅山。无草木,多瑶碧。厌染之水出于其阳,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鱼。其西有林焉,名曰墦冢。榖水也焉,而东流注于洛,其中多[王因]玉。

  又西五十里曰橐山。其木多樗,多[木备-亻]木。其阳多金玉,其阴多铁,多萧。槖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修辟之鱼,状如黾而白喙,其音如鸱,食之已白癣。

  又西九十里曰常烝之山。无草木,多垩。潐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苍玉。菑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

  又西九十里曰夸父之山。其木多棕、枏、多竹箭。其兽多[牛乍]牛、羬羊,其鸟多鷩。其阳多玉,其阴多铁。其北有林焉,名曰桃林,是广员三百里,其中多马。湖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珚玉。

  又西九十里曰阳华之山。其阳多金玉,其阴多青雄黄。其草多[艹/诸][艹/与],多苦辛,其状如[木肃],其实如瓜,其味酸甘,食之已疟。杨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鱼。门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门水,其中多玄[石肃]。[糹昔]姑之水出于其阴,而东流注于门水,其上多铜。门水出于河,七百九十里入雒水。

  凡缟羝山之首,自平逢之山至于阳华之山,凡十四山,七百九十里。岳在其中,以六月祭之,如诸岳之祠法,则天下安宁。

  《中次七经》苦山之首曰休与之山。其上有石焉,名曰帝台之棋,五色而文,其状如鹑卵。帝台之石,所以祷百神者也,服之不蛊。有草焉,其状如蓍,赤叶而本丛生,名曰夙条,可以为簳。

  东三百里曰鼓钟之山,帝台之所以觞百神也。有草焉,方茎而黄华,员叶而三成,其名曰焉酸,可以为毒。其上多砺,其下多砥。

  又东二百里曰姑媱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蘨-系]草,其叶胥成,其华黄,其实如菟丘,服之媚于人。

  又东二十里曰苦山。有兽焉,名曰山膏,其状如逐,赤若丹火,善詈。其上有木焉,名曰黄棘,黄华而员叶,其实如兰,服之不字。有草焉,员叶而无茎,赤华而不实,名曰无条,服之不瘿。

  又东二十七里曰堵山。神天愚居之,是多怪风雨。其上有木焉,名曰天[木扁],方茎而葵状,服者不瘿。

  又东五十二里曰放皋之山。明水出焉,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苍玉。有木焉,其叶如槐,黄华而不实,其名曰蒙木,服之不惑。有兽焉,其状如蜂,枝尾而反舌,善呼,其名曰文文。

  又东五十七里曰大[非/古](苦)之山。多[王雩]琈之玉,多麋玉。有草焉,其(状叶)(叶状)如榆,方茎而苍伤,其名曰牛伤,其根苍文,服者不厥,可以御兵。其阳狂水出焉,西南流注于伊水,其中多三足龟,食者无水疾,可以已肿。

  又东七十里曰半石之山。其上有草焉,生而秀,其高丈馀,赤叶赤华,华而不实,其名曰嘉荣,服之者不霆。来需之水出于其阳,而西流注于伊水,其中多鯩鱼,黑文,其状如鲋,食者不睡。合水出于其阴,而北流注于洛,多縢鱼,状如鳜,居逵,苍文赤尾,食者不痈,可以为瘘。

  又东五十里曰少室之山,百草木成囷。其上有木焉,其名曰帝休,叶状如杨,其枝五衢,黄华黑实,服者不怒。其上多玉,其下多铁。休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鱼帝]鱼,状如[执皿]而长距,足白而对,食者无蛊疾,可以御兵。

  又东三十里曰泰室之山。其上有木焉,叶状如犁而赤理,其名曰栯木,服者不妒。有草焉,其状如[艹/术],白华黑实,泽如[艹/婴][艹/奥],其名曰[蘨-系]草,服之不昧。上多美石。

  又北三十里曰讲山。其上多玉,多柘,多柏。有木焉,名曰帝屋,叶状如菽,反伤赤实,可以御凶。

  又北三十里曰婴梁之山。上多苍玉,錞于玄石。

  又东三十里曰浮戏之山。有木焉,叶状如樗而赤实,名曰亢木,食之不蛊。汜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东有谷,因名曰蛇谷,上多少辛。

  又东四十里曰少陉之山。有草焉,名曰[艹/冈]草,叶状如葵,而赤茎白华,实如[艹/婴][艹/奥],食之不愚。器难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役水。

  又东南十里曰太山。有草焉,名曰棃,其叶状如荻而赤华,可以已疽。太水出于其阳,而东南流注于役水。承水也于其阴,而东北流注于役。

  又东二十里曰末山。上多赤金。末水出焉,北流注于役。

  又东二十五里曰役山。上多白金,多铁。役水出焉,北注于河。

  又东三十五里曰敏山。上有木焉,其状如荆,白华而赤实,名曰葪柏,服者不寒。其阳多[王雩]琈之玉。

  又东三十里曰大騩之山。其阴多铁、美玉、青垩。有草焉,其状如蓍而毛,青华而白实,其名曰[艹/狼]([艹/很])。服之不夭,可以为腹病。

  凡苦山之首,自休与之山至于大騩之山,凡十有九山,千一百八十四里。其十六神者,皆豕身而人面。其祠:毛[牛全]用一羊羞,婴用一藻玉瘗。苦山、少室、太室皆冢也,其祠之太牢之具,婴以吉玉。其神状皆人面而三首,其馀属皆豕身人面也。

  《中次八经》荆山之首,曰景山。其上多金玉,其木多杼檀。雎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江,其中多丹粟,多文鱼。

  东北百里曰荆山。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其中多犁牛,多豹虎;其木多松柏,其草多竹,多桔櫾。漳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雎。其中多黄金,多鲛鱼,其兽多闾麋。

  又东北百五十里曰骄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松、柏,多桃枝钩端。神[单/虫虫]围处之,其状如人面,羊角虎爪,恒游于雎漳之渊,出入有光。

  又东北百二十里曰女几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黄金。其兽多豹虎,多闾麋、[鹿/京]麂。其鸟多白[乔鸟],多翟,多鸩。

  又东北二百里曰宜诸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洈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漳,其中多白玉。

  又东北三百五十里曰纶山。其木多梓、枏,多桃枝、多柤、栗、橘、櫾,其兽多闾、麈、麢、[免/比/大-儿]。

  又东二百里曰陆陒之山。其上多[王雩]琈之玉,其下多垩,其木多杻、橿。

  又东百三十里曰光山。其上多碧,其下多(木)(水)。神计蒙处之,其状人身而龙首,恒游于漳渊,出入必有飘风暴雨。

  又东百五十里曰岐山。其阳多赤金,其金阴多白珉,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樗。神涉[单/虫虫]处之,其状人身而方面三足。

  又东百三十里曰铜山。其上多金、银、铁,其木多谷、柞、柤、栗、桔、櫾,其兽多豹。

  又东北三十里,曰美山。其兽多兕牛,多闾麈,多豕鹿。其上多金,其下多青雘。

  又东北百里曰大尧之山。其木多松、柏,多梓、桑,多机;其草多竹;其兽多豹、虎、麢、[薨鸟]。

  又东北三百里曰灵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桃、李、梅、杏。

  又东北七十里曰龙山。上多寓木;其上多碧,其下多赤锡;其草多桃枝、钩端。

  又东南五十里曰衡山。上多寓木、谷、柞、多黄垩、白垩。

  又东南七十里曰石山。其上多金,其下多青雘,多寓木。

  又南百二十里曰若山。其上多[王雩]琈之玉,多赭,多邽石,多寓木,多柘。

  又东南一百五十里曰彘山。多美石,多柘。

  又东南一百五十里曰玉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碧铁,其木多柏。

  又东南七十里曰[言雚]山。其木多檀,多邽石,多白锡。郁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其中多砥砺。

  又东北百五十里曰仁举之山。其木多谷、柞。其阳多赤金,其阴多赭。

  又东五十里曰师每之山。其阳多砥砺,其阴多青雘。其木多柏,多檀,多柘;其草多竹。

  又东南二百里曰琴鼓之山。其木多谷、柞、椒、柘;其上多白珉,其下多洗石;其兽多豕、鹿,多白犀;其鸟多鸩。

  凡荆山之首,自景山至琴鼓之山,凡二十三山,二千八百九十里,其神状皆鸟身而人面。其祠用一雄鸡祈瘗,用一藻圭,糈用稌。骄山冢也,其祠用羞酒少牢祈瘗,婴毛一璧。

  《中次九经》岷山之首曰女几之山。其上多石涅,其木多杻、橿,其草多菊、[艹/术]。洛水出焉,东注于江。其中多雄黄,其兽多虎、豹。

 又东北三百里曰岷山。江水出焉,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良龟,多鼍。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白珉。其木多梅棠。其兽多犀、象,多夔牛。其鸟多翰、[敝/鸟]。

  又东北一百四十里曰崃山。江水出焉,东流注(于)大江。其阳多黄金,其阴多麋、麈。其木多檀、柘,其草多薤韭,多药空夺。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崌山。江水出焉,东流注于大江,其中多怪蛇多[执/鱼]鱼。其木多[木酋]杻,多梅梓。其兽多夔麢犀兕。有鸟焉,状如鸮而赤身白首,其名曰窃脂,可以御火。

  又东三百里曰高梁之山。其上多垩,其下多砥砺。其木多桃枝钩端。有草焉,状如葵而赤华,荚实白柎,可以走马。

  又东四百里曰蛇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垩;其木多栒,多豫章,其草多嘉荣、少辛。有兽焉,状如狐,而白尾长耳,名[犭也]狼,见则国内有兵。

  又东五百里曰鬲山。其阳多金,其阴多白珉。蒲[薨鸟]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江,其中多白玉。其兽多犀象熊罴,多猨蜼。

   又东北三百里曰隅阳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其木多梓桑,其草多茈,徐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江,其中多丹栗。

  又东二百五十里曰岐山。其上多白金,其下多铁。其木多梅梓,多[木酋]杻。减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江。

  又东三百里曰勾檷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黄金。其木多栎柘,其草多芍药。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风雨之山。其上多白金,其下多石涅;其木多棷[木单],多杨。宣余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江,其中多蛇。其兽多闾麋,多麈豹虎,其鸟多白鷮。

  又东北二百里曰玉山。其阳多铜,其阴多赤金。其木多豫章[木酋]杻,其兽多豕鹿、麢、[免/比/大-儿],其鸟多鸩。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熊山。有穴焉,熊之穴,恒出神人,夏启而冬闭。是穴也,冬启乃必有兵。其上多白玉,其下多白金。其木多樗柳,其草多冠脱。

  又东一百四十里曰騩山。其阳多美玉赤金,其阴多铁。其木多桃枝荆(芭)[芑]。

  又东二百里曰葛山。其上多赤金。其下多瑊石。其木多柤、栗、橘、櫾、[木酋]、杻,其兽多麢、[免/比/大-儿],其草多嘉荣。

  又东一百七十里曰贾超之山。其阳多黄垩,其阴多美赭;其木多柤、栗、橘、櫾,其中多龙修。

  凡岷山之首,自女几山至于贾超之山,凡十六山,三千五百里。其神状皆马身而龙首。其祠,毛用一雄鸡瘗,糈用稌。文山、勾檷、风雨、騩之山,是皆冢也;其祠之:羞酒,少牢具,婴毛一吉玉。熊山,(席)(帝)也。其祠:羞酒,太牢具,婴毛一璧。干舞,用兵以禳祈,璆冕舞。

  《中次十经》之首曰首阳之山,其上多金玉,无草木。

  又西五十里曰虎尾之山。其木多椒椐,多封石。其阳多赤金,其阳多铁。

  又西南五十里曰繁缋之山。其木多、[木酋]、杻,其草多枝勾。

  又西南二十里曰勇石之山。无草木,多白金,金水。

   又西南二十里曰复州之山。其木多檀,其阳多黄金。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一足彘尾,其名曰[足支]踵,见则其国大*。

  又西三十里曰楮山。多寓木,多椒椐,多柘,多垩。

  又西三十里曰又原之山。其阳多青雘,其阴多铁,其鸟多鸜鹆。

  又西五十里曰涿山。其木多谷、柞、杻,其阳多[王雩]琈之玉。

  又西七十里曰丙山。其木多梓、檀,多[弓欠]、杻。

  凡首阳山之首,自首山至于丙山,凡九山,二百六十七里。其神状皆龙身而人面。其祠之:毛用一雄鸡瘗,糈用五种之糈。堵山,冢也,其祠之:少牢具,羞酒祠,婴毛一璧瘗。騩山,帝也,其祠羞酒,太牢(其)(具);合巫祝二人舞,婴一璧。

  《中次一十一山(经)》荆山之首,曰翼望之山。湍水出焉,东流注于济。贶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汉,其中多蛟。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漆,梓。其阳多赤金,其阴多珉。

  又东北一百五十里曰朝歌之山。潕水出焉,东南流注于荥,其中多人鱼。其上多梓、枏,其兽多麢、麋。有草焉,名曰莽草,可以毒鱼。

  又东南二百里曰帝囷之山。其阳多[王雩]琈之玉,其阴多铁。帝囷之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多鸣蛇。

  又东南五十里曰视山,其上多韭。有井焉,名曰天井,夏有水,冬竭。其上多桑,多美垩、金玉。

  又东南二百里曰前山。其木多槠,多柏。其阳多金,其阴多赭。

  又东南三百里曰丰山。有兽焉,其状如蝯,赤目、赤喙、黄身,名曰雍和,见则国有大恐。神耕父处之,常游清冷之渊,出入有光,见则其国为败。有九钟焉,是知霜鸣。其上多金,其下多谷、柞、杻、橿。

  又东北八百里曰兔床之山。其阳多铁,其林多[艹/诸][艹/与],其草多鸡谷,其本如鸡卵,其味酸甘,食者利于人。

  又东六十里曰皮山。多垩,多赭,其木多松、柏。

  又东六十里曰瑶碧之山。其木多柞、枏,其阴多青雘,其阳多白金。有鸟焉,其状如雉,恒食蜚,名曰鸩。

  又东四十里曰(支)(攻)离之山。(济)([氵有])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有鸟焉,其名曰婴勺,其状如鹊,赤目、赤喙、白身,其尾若勺,其鸣自呼。多[牛乍]牛,多羬羊。

  又东北五十里曰[衤失][竹/周]之山,其上多松、柏、机(柏)(桓)。

  又西北一百里曰堇理之山。其上多松,多美梓,其阳多丹雘,多金,其兽多豹、虎。有鸟焉,其状如鹊,青身白喙白目白尾,名曰青耕,可以御*,其鸣自叫。

  又东南三十里曰依[车古]之山。其上多杻、橿,多苴。有兽焉,其状如犬,虎爪有甲,其名曰獜,善[马央][分/牛],食者不风。

  又东南三十五里曰即谷之山。多美玉,多玄豹,多闾麈,多麢、[免/比/大-儿]。其阳多珉,其阴多青雘。

  又东南四十里曰鸡山。其上多美梓,多桑,其草多韭。

  又东南五十里曰高前之山。其上有水焉,其甚寒而清,帝台之浆也,饮之者不心痛。其上有金,其下有赭。

  又东南三十里曰游戏之山,多杻、橿、谷,多玉,多封石。

  又东南三十五里曰从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竹。从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其中多三足[敝/龟],枝尾,食之无蛊*。

  又东南三十里曰婴[石西/土]之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梓、櫄。

  又东南三十里曰毕山。帝苑之水出焉,东北流注于视,其中多水玉,多蛟。其上多[王雩]琈之玉。

  又东南二十里曰乐马之山。有兽焉,其状如彚,赤如丹火,其名曰 [犭戾],见则其国大*。

  又东南二十五里曰[艹/咸]山。视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汝水,其中多人鱼,多蛟,多颉。

  又东四十里曰婴山。其下多青雘,其上多金玉。

  又东三十里曰虎首之山。多苴、椆、椐。

  又东二十里曰婴侯之山。其上多封石,其下多赤锡。

  又东五十里曰大孰之山。杀水出焉,东北流注于视水 ,其中多白垩。

  又东四十里曰卑山。其上多桃、李、苴、梓,多累。

  又东三十里曰倚帝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鼠犬]鼠,白耳白喙,名曰狙如,见则其国有大兵。

  又东三十里曰鲵山。鲵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其中多美垩。其上多金,其下多青雘。

  又东三十里曰雅山。澧水出焉,东流注于视水,其中多大鱼。其上多美桑,其下多苴,多赤金。

  又东五十五里曰宣山。沧水出焉,东南流注于视水,其中多蛟。其上有桑焉,大五十尺,其枝四衢,其叶大尺馀,赤理黄华青柎,名曰帝女之桑。

  又东四十五里曰衡山。其上多青雘,多桑,其鸟多鸜鹆。

  又东七十里曰妪山。其上多美玉,其下多金,其草多鸡谷。

  又东三十里曰鲜山。其木多[木酋]、杻、苴,其草多亹冬,其阳多金,其阴多铁。有兽焉,其状如膜(大)(犬),赤喙,赤目、白尾,见则其邑有火,名曰[犭多]即。

  又东三十里曰章山。其阳多金,其阴多美石。皐水出焉,东流注于澧水,其中多[月色]石。

  又东二十五里曰大支之山。其阳多金,其木多谷、柞,无草木。

  又东五十里曰区吴之山,其木多苴。

  又东五十里曰声匈之山。其木多谷,多玉,上多封石。

  又东五十里曰大騩之山。其阳多赤金,其阴多砥石。

  又东十里曰踵臼之山,无草木。

  又东北七十里曰历石之山。其木多荆芑,其阳多黄金,其阴多砥石。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见则其国有大兵。

  又东南一百里曰求山。求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中有美赭。其木多苴,多[竹/媚]。其阳多金,其阴多铁。

  又东二百里曰丑阳之山。其上多椆、椐。有鸟焉,其状如乌而赤足,名曰[鸟只][鸟余],可以御火。

  又东三百里曰奥山。其上多柏、杻、橿,其阳多[王雩]琈之玉。奥水出焉,东流注于视水。

  又东三十五里曰服山。其木多苴,其上多封石,其下多赤锡。

  又东(百十)(三百)里曰杳山。其上多嘉荣草,多金玉。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几山。其木多[木酋]、檀、杻,其草多香。有兽焉,其状如彘,黄身、白头、白尾,名曰闻獜。见则天下大风。

  凡荆山之首自翼望之山至于几山。三千七百三十二里。其神状皆彘身人首。其祠:毛用一雄鸡祈,瘗用一珪,糈用五种之精(糈)。禾山,帝也,其祠:太牢之具,羞瘗,倒毛;用一璧,牛无常。堵山、玉山冢也,皆倒祠,羞毛少牢,婴毛吉玉。

  《中次十二经》洞庭山之首,曰篇遇之山。无草木,多黄金。

  又东南五十里曰云山。无草木;有桂、竹,甚毒,伤人必死。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王雩]琈之玉。

  又东南一百三十里曰龟山。其木多谷、柞、椆、椐、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青雄黄,多扶竹。

  又东七十里曰丙山。多[竹/圭]竹,多黄金、铜、铁、无木。

  又东南五十里曰风伯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酸石、文石,多铁,其木多柳、杻、檀、楮。其东有林焉,名曰莽浮之林,多美木鸟兽。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夫夫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青雄黄,其木多桑、楮,其草多竹、鸡鼓。神于儿居之,其状人身而身操两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

  又东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银、铁,其木多柤、梨、橘、櫾,其草多葌、[艹/糜]芜、芍药、芎[艹/穷]。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是在九江之间,出入必以飘风暴雨。是多怪神,状如人而载蛇,左右手操蛇。多怪鸟。

  又东南一百八十里曰暴山。其木多棕枏荆、芑、竹箭、[竹媚]、[竹囷],其是多黄金、玉,其下多文石铁,其兽多麋鹿、[鹿/旨]、就。

  又东南二百里曰即公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王雩]琈之玉,其林多柳、杻、檀、桑。有兽焉,其状如龟,而白身赤首,名曰蛫,是可以御火。

  又东南一百五十九里曰尧山。其阴多黄垩,其阳多黄金,其木多荆、芑、柳、檀,其草多[艹/诸][艹/与]、[艹/术]。

  又东南一百里曰江浮之山。其上多银、砥砺,无草木,其兽多豕、鹿。

  又东二百里曰真陵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玉,其木多谷、柞、柳、杻,其草多荣草。

又东南一百二十里曰阳帝之山。多美铜,其木多橿、杻,[厌/木]楮,其兽多鏖、麝。

  又南九十里曰柴桑之山。其上多银,其下多碧,多(泠)[氵今]石赭,其木多柳、芑楮、桑,其兽多麋鹿,多白蛇、飞蛇。

  又东二百三十里曰荣余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银,其木多柳、芑,其虫多怪蛇、怪虫。

   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于荣余之山,凡十五山、二千八百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毛用一雄鸡,一牝豚[气刂],糈用稌。凡夫夫之山、即公之山,尧山、阳帝之山皆冢也,其祠:皆肆瘗,祈用酒,毛用少牢、婴毛,一吉玉。洞庭、荣余山神也,其祠:皆肆瘗,祈酒,太牢祠,婴用圭璧十五,五采惠。

  禹曰:天下名山,经五千三百七十山,六万四千五十六里,居地也,言其五臧,盖其馀小山甚众,不足记云。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铜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十。此天地之所分壤谷也,弋矛之所发也,刀铩之所起也,能者有馀,拙者不足。封于泰山,禅于梁父,七十二家,得失之数皆在此内,是谓国用。


海外南经第六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夭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海外自西南陬至东南陬者。

  结匈国在其西南,其为人结匈。南山在其东南。自此山来,虫为蛇,蛇号为鱼。一曰南山在结匈东南。比翼鸟在其东,其为鸟青、赤,两鸟比翼。一曰在南山东。

  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有神人二八,连臂,为帝司夜于此野。在羽民东。其为人小颊赤肩,尽十六人。毕方鸟在其东,青水西,其为鸟人面一脚,一曰在二八神东。

  讙头国在其南,其为人人面有翼,鸟喙,方捕鱼。一曰在毕方东。或曰讙朱国。

  厌火国在其国南,兽身黑色,生火出其口中,一曰在讙朱东。三(株)(珠)树在厌火北。生赤水上,其为树如柏,叶皆为珠。一曰其为树若彗。

  臷国在其东,其为人黄,能操弓射蛇。一曰臷国在三毛国。

  贯匈国在其东,其为人匈有窍。一曰在臷国东。

  交胫国在其东,其为人交胫。一曰在穿匈东。

  不死民在其东,其为人黑色,寿(考)不死。一曰在穿匈国东。

  岐舌国在其东。一曰在不死民东。

  昆仑虚在其东,虚四方。一曰在岐舌东,为虚四言。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仑虚东。羿持弓矢,凿齿持盾,一曰戈。

  三首国在其东,其为人一身三首。

  周饶国在其东,其为人短小,冠带。一曰焦侥国在三首东。

  长臂国在其东,捕鱼水中,两手各操一鱼。一曰在焦侥东,捕鱼海中。

  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爰有熊、罴、文虎、蜼、豹、离朱、视肉、吁咽。文王缘葬其所。一曰汤山。一曰爰有熊、罴、文虎、蜼、豹、离朱、[丘鸟]久、视肉、虖交。其范林方三百里。

  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海外西经第七

 
  海外自西南陬至西北陬者。

  灭蒙鸟在结匈国北,为鸟青,赤尾。

  大运山高三百仞,在灭蒙鸟北。

  大乐之野,夏后启于此舞九代,乘两龙,云盖三层。左手操翳,右手操环,佩玉璜。在大运山北。

  三身国在夏后启北,一首而三身。

  一臂国在其北,一臂一目一鼻孔。有黄马,虎文,一目而一手。

  奇肱之国在其北,其人一臂三目,有阴有阳,乘文马。有鸟焉,两头,赤黄色,在其旁。

  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威以舞。

  女祭、女戚在其北,居两水间。戚操鱼[鱼旦],祭操俎。[次/鸟]鸟、[詹鸟]鸟,其色青黄,所经国亡。在女祭北。[次/鸟]鸟人面。居山上。一曰维鸟,青鸟黄鸟所集。

  丈夫国在维鸟北,其为人衣冠带剑。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巫咸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并封在巫咸东,其状如彘,前后皆有首,黑。

  女子国在巫咸北,两女子居,水周之。一曰居一门中。

  轩辕之国在(此)穷山之际,其不寿者八百岁。在女子国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

  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在轩辕国北。其丘方,四蛇相绕。

 (此)诸(夭)(沃)之野,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凤皇卵,民食之;甘露,民饮之,所欲自从也。百兽相与群居。在四蛇北。其人两手操卵食之,两鸟居前导之。

  龙鱼陵居在其北,状如狸。一曰鰕。即有神圣乘此以行九野。一曰鳖鱼在(夭)(沃)野北,其为鱼也如鲤。

  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肃慎之国在白民北,有树名曰雄常。(先入伐帝,于此取之。)(圣人代立,于此取衣)。

  长股之国在雄常北,被发。一曰长脚。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

海外北经第八

  海外自东北陬至西北陬者。

  无[启/月]之国在长股东,为人无[启/月]。

  锺山之神名曰炽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启/月]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色,居锺山下。

  一目国在其东,一目中其面而居。一曰有手足。

  柔利国在一目东,为人一手一足,反膝曲足居上。一云留利之国,人足反折。

  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为泽溪。禹杀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树五谷种。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为众帝之台。在昆仑之北,柔利之东。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台。台在其东。台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冲南方。

  深目国在其东,为人举一手一目,在共工台东。

  无肠之国在深目东,其为人长而无肠。

  聂耳之国在无肠国东,使两文虎,为人两手聂其耳。县居海水中,及水所出入奇物。两虎在其东。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博父国在聂耳东,其为人大,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

  邓林在其东,二树木。一曰博父。

  禹所积石之山在其东,河水所入。

  拘缨之国在其东,一手把缨。一曰利缨之国。

  寻木长千里,在拘缨南,生河上西北。

  [足支]踵国在拘缨东,其为人大,两足亦大。一曰(大)(反)踵。欧丝之野在(大)[反]踵东,一女子跪据树欧丝。三桑无枝,在欧丝东,其木长百仞,无枝。范林方三百里,在三桑东,洲环其下。

  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一曰爰有熊罴、文虎、离朱、[丘鸟]久、视肉。

  平丘在桑三东,爰有遗玉、青(鸟)[马]、视肉、杨柳、甘柤、甘华,百果所生,有两山夹上谷,二大丘居中,名曰平丘。

  北海内有兽其状如马,名曰[马匋][马余]。有兽焉,其名曰[马交],状如白马,锯牙,食虎豹。有素兽焉,状如马,名曰蛩蛩。有青兽焉,状如虎,名曰罗罗。

  北方禺强,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青蛇。
 
海外东经第九
  海外自东南陬至东北陬者。

  [肆差-聿]丘爰有遗玉、青马、视肉、杨柳、甘柤、甘华,百果所生。在东海,两山夹丘,上有树木。一曰嗟丘。一曰百果所在,在尧葬东。

  大人国在其北,为人大,坐而削船。一曰在[肆差-聿]后北。

  奢比之尸在其北,兽身、人面、大耳,珥两青蛇。一曰肝榆之尸在大人北。

  君子国在其北,衣冠带剑,食兽,使二(大)(文)虎在旁,其人好让不争,有薰华草,朝生夕死。一曰在肝榆之尸北。

  [工/虫] [工/虫]在其北,各有两首。一曰在君子国北。

  朝阳之谷,神曰天吴,是为水伯。在[工/虫] [工/虫]北两水间。其为兽也,八首人面,八足八尾,(皆)(背)青黄。

  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一曰在朝阳北。

  帝命坚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九千八百步。坚亥右手把算,左手指青丘北。一曰禹令坚亥。一曰五亿十万九千八百步。

  黑齿国在其北,为人黑(齿),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一曰在坚亥北,为人黑(首)(手),食稻使蛇,其一蛇赤。

  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曰居上枝。

  雨师妾在其北,其为人黑,两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一曰在十日北,为人黑身人面。各操一龟。

  玄股国在其北,其为人衣鱼食[鸟区],使两鸟夹之。一曰在雨师妾北。

  毛民之国在其北,为人身生毛。一曰在玄股北。

  劳民国在其北,其为人黑。或曰教民,一曰在毛民北,为人面目手足尽黑。

  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海内南经第十

  海内东南陬以西者。

  瓯居海中。闽在海中,其西北有山。一曰闽中山在海中。

  三天子鄣山在闽西海北。一曰在海中。

  桂林八树在番隅东。

  伯虑国、离耳国、雕题国、北朐国皆在郁水南。郁水出湘陵南海。一曰相虑。

  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则)笔,左手操管。

  兕在舜葬东,湘水南,其装如牛,苍黑,一角。

  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

  汜林方三百里,在狌狌东。狌狌知人名,其为兽如豕而人面。在舜葬西。

  狌狌西北有犀牛,其状如牛而黑。

  夏后启之臣曰孟涂,是司神于巴。有请讼于孟涂之所,其衣有血者乃持之,是请生。居山上,在丹山西。丹山在丹阳南,丹阳居属了。

  窫窳龙首,居弱水中,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其状如龙首,食人。

  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栾,其木若[艹/区],其名曰建木。在窫窳西弱水上。

  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

  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黄赤黑,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

  旄马其状如马,四节有毛。在巴蛇西北,高山南。

  匈奴、开题之国、列人之国并在西北。

海内西经第十一

  海内西南陬以北者。

  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木。在开题西北。

  大泽方(百)(千)里,群鸟所生及所解。在雁门北。雁门山,雁出其间,在高柳北。高柳在代北。

  后稷之葬,山水环之。在氐人国西。

  流黄酆氏之国,中方三百里,有涂四方,中有山,在后稷葬西。

  东湖在大泽东。夷人在东胡东。貊国在汉水东北。地近于燕,灭之。孟鸟在貊国东北,其鸟文赤、黄青、东乡。

  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西南流注南海厌火东。)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出海外,即西而北,入禹所导积石山。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过毕方鸟东。

  昆仑南渊深三百仞。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仑上。

  开明西有凤皇、鸾鸟、皆戴蛇践蛇,膺有赤蛇。

  开明北有视肉、珠树、文玉树、玗琪树、不死树。凤皇、鸾鸟皆戴[盾拔-扌]。又有离朱、木禾、柏树、甘水、圣木、曼兑,一曰挺木牙交。

  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窫窳者,蛇身人面,贰负臣所杀也。服常树,其上有三头人,伺琅玕树。

  开明南有树鸟,六首,蛟、蝮、蛇、蜼、豹、鸟秩树,于表池树木,诵鸟、[隼鸟]、视肉。

海内北经第十二

  海内西北陬以东者。

  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木丕]而东向立。一曰龟山。

  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枚),其南有三青(鸟)乌,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北。

  有人曰大行伯,把戈。其东有犬封国。贰负之尸在大行伯东。

  犬封国曰犬戎国,状如犬。有一女子,方跪进[木丕]食。有文马,缟身朱鬣,目若黄金,名曰吉量,乘之寿千岁。

  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面蛇身。[虫匋]犬如犬,青,食人从首如。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在[虫匋]犬北。一曰从足。

  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

  大[逢/虫虫]其状如螽。朱蛾其状如蛾,[虫乔],其为人虎文,胫有[启月],在穷奇东。一曰状如人。昆仑虚北所有。闒非,人面而兽身,黄色。

  据比之尸其为人折颈披发,无一手。环狗其为人兽首人身。一曰[虫胃]状如狗,黄色。[礻未]其为物人身黑首从目。戎其为人人手三角。

  林氏国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乘之日行千里。

  昆仑虚南所有汜林方三百里。从极渊深三百仞,维冰夷恒都焉。冰夷人面,乘两龙。一曰忠极之渊。

  阳[氵于]之山,河出其中,凌门之山,河出其中。王子夜之尸,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烛光,处河大泽,二女之灵照此所方百里。一曰登北氏。

  盖国在钷燕南,倭北,倭属燕。朝鲜在列阳东,海北山南。列阳属燕。列姑射在海河州中。射姑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

  大蟹在海中。陵鱼人面手足鱼身,在海中。大[鱼便]居海中。明组邑居海中,逢莱山在海中。大人之市在海中。

海内东经第十三

  海内东北陬以南者。

  钷燕在东北陬。

  国在流沙中者[土享]端、玺[日奂],在昆仑虚东南。一曰海内之郡,为不郡县,在流沙中。

  国在流沙外者大夏、竖沙、居繇、月支之国。西胡白玉山在大夏东,苍梧在白玉山西南,皆在流沙西,昆仑虚东南。昆仑山在西胡西 ,缘在西北。

  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其腹。在吴西。

  都州在海中,一曰郁州。

  韩雁在海中,都州南。

  始鸠在海中,(辕厉)(韩雁)南。

  会稽山在大楚南。

  岷三江:首大江,出汶山,北江出曼山,南江出高山。高山在(城)(成)都西,入海在长州南。

  浙江出三天子都,在(其)(蛮)东,在闽西北,入海,馀暨南。

  庐江出三天子都。入江,彭泽西。一曰天子鄣。

  淮水出馀山,馀山在朝阳东,义乡西,入海,淮浦北。

  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一曰东南西泽。

  汉水出[鱼付]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四蛇卫之。

  蒙水出汉阳西,入江,聂阳西。

  温水出崆峒。崆峒山在临汾南,入河,华阳北。

  颍水出少室,少室山在雍氏南,入淮西鄢北。一曰缑氏。

  汝水出天息山,在梁勉乡西南,入淮极西北,一曰淮在期思北。

  泾水出长城北山,山在郁郅、长垣北,北入渭,戏北。渭水出鸟鼠同穴山,东注河,入华阴北。

  白水出蜀,而东南注江,入江洲城下。

  沅水(山)出象郡镡城西,(主)(又)东注江,入下[嶲-山]西,合洞庭中。

  赣水出聂都东山,东北注江,入彭泽西。

  泗水出鲁东北而南,西南过湖陵西,而东南注东海,入淮阴北。

  郁水出象郡,而西南注南海,入须陵东南。

  肄水出临晋西南,而东南注海,入番禺西。

  潢水出桂阳西北山,东南注肄水,入敦浦西。

  洛水出洛西山,东北注河,入成皋之西。

  汾水出上寙北,而西南注河,入皮氏南。

  沁水出井陉山东,东南注河,入怀东南。

  济水出共山南东丘,绝钷鹿泽,注渤海,入齐琅槐东北。

  潦水出卫皋东,东南注渤海,入潦阳。

  虖沱水出晋阳城南,而西至阳曲北,而东注渤海,入(越)章武北。

  漳水出山阳东,东注渤海,入章武南。

大荒东经第十四

  东海之外(有)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渊。

  大荒东南隅有山,名皮母地丘。

  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

  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有一大人[足峻-山]其上,张其两耳。

  有小人国名靖人。

  有神,人面兽身,名曰棃[霝鬼]之尸。

  有[氵橘-木]山,杨水出焉。

  有[艹/为]国,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有中容之国,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东口之山。有君子之国,其人衣冠带剑。

  有司幽之国。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士,不妻;思女,不夫。食黍食兽,是使四鸟。

  有大阿之山者,大荒中有山名曰明星,日月所出。

  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有青碧之国,有狐,九尾。

  有柔仆民,是维嬴土之国。

  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有夏州之国。有盖余之国。

  有神人,八首人面,虎身十尾,名曰天吴。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于天、东极、离瞀,日月所出。(有神)名曰折丹,东方曰折;来风曰俊,处东极以出入风。

  东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黄蛇,践两黄蛇,名曰禺虢。黄帝生禺虢,禺虢生禺京。禺京处北海,禺虢处东海,是惟海神。

  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玄股,黍食,使四鸟。

  有(困)(因)民国,勾姓,(而)(黍)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河(伯)念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帝舜生戏,戏生摇民。

  海内有两人,名曰女丑。女丑有大蟹。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孼摇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叶如芥。有谷,日温源谷。汤谷上有扶木,一日主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有神,人面犬耳兽身,珥两青蛇,名曰奢比尸。

  有五采之鸟,相乡弃沙。惟帝俊下友,帝下两坛,采鸟是司。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猗天苏门,日月所在。有[土熏]民之国。有綦山,又有摇山。有[鬲曾]山,又有门户山,又有盛山,又有待山。有五采之鸟。

  东荒之中有山,名曰壑明俊疾,日月所出。有中容之国。

  东北海外又有三青马、三骓、甘华,爰有遗玉、三青鸟、三骓、视肉、甘华、甘柤,百谷所以。

  有女和月母之国。有人名曰[鸟/宛],北方曰[鸟/宛],来之风曰[犭炎]。是处东极隅以止日月,使无相间出没,司其短长。

  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其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大荒南经第十五

  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足术]踢。有三青兽相并,名曰双双。

  有阿山者。南海之中有汜天之山,赤水穷焉。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爰有文贝、离俞、[丘鸟]久、鹰贾、委维、熊、罴、象、虎、豹狼、视肉。

  有荣山,荣水出焉。黑水之南有玄蛇,食麈。

  有巫山者,西有黄鸟。帝药,八斋。黄鸟于巫山,同此玄蛇。

  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有渊四方,四隅皆达,北属黑水,南属大荒,北旁名曰少和之渊,南旁名曰从渊,舜之所浴也。又有成山,甘水穷焉。有委禺之国,颛顼之子,食黍。有羽民之国,其民皆生毛羽。有卵民之国,其民皆生卵。

  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又有贾山,汔水出焉。又有言山,又有登备之山,有恝恝之山。又有蒲山,澧水出焉。又有隗山,其西有丹,其东有玉,又南有山,漂水出焉。有尾山,有翠山。有盈民之国,於姓,黍食。又有人方食木叶。有不死之国,阿姓,甘木是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去痓。南极果,北不成,去痓果。

  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两青蛇,践两赤蛇,曰不廷胡余。有神名曰因因乎乎,南方曰因乎,夸风曰乎民,处南极以出入风。

  有襄山,又有重阴之山。有人食兽,曰季厘。帝俊生季厘。故曰季厘之国。有缗渊,少昊生倍伐,倍伐降处缗。有水四方,名曰俊坛。

  有臷民之国。帝舜生无淫,降臷处,是谓巫臷民。巫臷民盼姓,食谷,不绩不以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爰处。百谷所聚。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

  有人曰凿齿,羿杀之。

  有蜮山者,有蜮民之国,桑姓,食黍,射蜮是食。有人方[扌于]弓射黄蛇,名曰蜮人。

  有宋山者,有赤蛇,名曰育蛇。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有人方齿虎尾,名曰祖状之尸。

  有小人,名曰焦侥之国,几姓,嘉谷是食。

  大荒之中有山,名[歹朽-木]涂之山,青水穷焉,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黄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

  有国曰颛顼,生伯服,食黍。有鼬姓之国。有苕山。又有宗山。又有姓山。又有壑山。又有陈州山。又有东州山。又有白水山,白水出焉,而生白渊,昆吾之师所浴也。

  有人名曰张弘,在海上捕鱼,海中有张弘之国,食鱼,使四鸟。

  有人焉,鸟喙有翼,方捕鱼于海。

  大荒之中有人,名曰驩头。鲧妻士敬,士敬子曰炎融,生驩头。驩头人面鸟喙有翼,食海中鱼,杖翼而行。维宜芑苣,[禾谬—讠]杨是食。有驩头之国。

  帝尧、帝喾、帝舜葬于岳山。爰有文贝、离俞、[丘鸟]久、鹰贾、延维、视肉、熊、罴、虎、豹。朱木赤枝青华。玄实。有申山者。

  大荒中有山 ,名曰天台(高山),海水入焉。

  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浴日)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有盖犹之山者,其上有甘柤,枝叶皆赤,黄叶白华而黑实。东又有甘华,枝干皆赤,黄叶。有青马,有赤马,名曰三骓。有视肉。

  有小人名曰菌人。

  有南类之山,爰遗玉、青马、三骓、视肉、甘华,百谷所在。

大荒西经第十六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负子),有两黄兽守之。有水曰寒暑之水,水西有湿山,水东有幕山。有禹攻共工国山。

  有国,名曰淑士,颛顼之子。

  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有人名曰石夷,来风曰韦,处西北隅,以司日月之长短。有五采之鸟 ,有冠,名曰狂鸟。有大泽之长山,有白民之国。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东,有长胫之国。

  有西周之国,姬姓,食谷。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谷,始作耕。有赤国妻氏。有双山。

  西海之外,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树,名曰柜格之松,日月所出入也。

  西北海之外,赤水西,有(先)(天)民之国,食谷,使四鸟。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有芒山。有桂山。有榣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榣山始作乐风。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有虫状如菟,胸以后者裸不见,青如猨状。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丰沮玉门,日月所入。有灵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

  (西有)(有西)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民)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凤鸟之卵是食,甘露是饮。凡其所欲,其味尽存。爰有甘华、甘柤、白柳、视肉、三骓、(璇)[璿]瑰、瑶碧、白木、琅玕、白丹、青丹,多银铁。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是处,是谓沃之野。有三青鸟,赤首黑目,一名曰大鵹,一名曰少鵹,一名曰青鸟。有轩辕之台,射者不敢西向(射),畏轩辕之台。

  大荒之中有龙山,日月所入。有三泽水,名曰三淖,昆吾之所食也。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尸。

  有女子之国。

  有桃山。有[亡/虫]山。有桂山。有于土山。有丈夫之国。

  有[合/艹]州之山。五采之鸟仰天,名曰鸣鸟。爰有百乐歌儛之风。

  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栖为吉。不寿者乃八百岁。

  西海陼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合/艹]兹。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枢也。吴姬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面无臂,两足反属于头上,名曰嘘。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

  有人反臂,名曰天虞。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有玄丹之山。有五邑之鸟,人面有发。爰有青鴍、黄鷔、青鸟、黄鸟、其所集者其国亡。有池名孟翼之攻颛顼之池。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钜,日月所入者。有兽,左右有首,名曰屏蓬。有巫山者。有壑山者。有金门之山。有人名曰黄姬之尸。有比翼之鸟,有白鸟,青翼黄尾玄喙。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有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阳之山。日月所入。

  有寒荒之国,有二人:女祭、女薎。

  有寿麻之国。南岳娶州山女,名曰女虔。女虔生委格,委格生寿麻。寿麻正立无景,疾呼无响。爰有大暑,不可以往。

  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故成汤伐夏桀于章山。克之,斩耕厥前。耕既立,无首,走厥咎,乃降于巫山。

  有人名曰吴回,奇左,是无右臂。有盖山之国。有树赤皮,支干青叶,名曰朱木。

  有一臂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焉,三面,是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三面之人不死。是谓大荒之野。

  西南海之外,赤水之南,流沙之西,有人珥两青蛇,乘两龙,名曰夏后(开)[启]。(开)[启]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此天穆之野,高二千仞,(开)[启]焉得始歌《九招》。

  有(互)(氐)人之国,炎帝之孙名曰灵恝,灵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有鱼偏枯,, 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 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有青鸟,身黄赤足,六首,名曰鸀鸟。有大巫山。有金之山。西南大荒之中隅有偏句、常羊之山。

大荒北经第十七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丘鸟]久、文贝、离俞、鸾鸟、皇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黄蛇、视肉、[璿]瑰、瑶碧,皆出(卫于山。丘)(于山。卫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有胡不与之国,烈姓,黍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有蜚蛭,四翼,有虫,兽首蛇身,名曰琴虫。

  有人名曰大人。有大人之国,厘姓,黍食。有大青蛇,黄头,食麈。有榆山。有鲧攻程州之山。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有[般/木]木千里。

  有叔[蜀欠]国。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有黑虫如熊状,名曰猎猎。

  有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积石。有阳山者。有顺山者,顺水出焉。

  有始州之国,有丹山。

  有大泽方千里群鸟所解。

  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鞈,鞈修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

  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谷。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蛇,践两赤蛇,名曰禺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又有神,衔蛇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又有无肠之国,是任姓。

  无断子,食鱼。

  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乌欠]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

  有岳之山,寻竹生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句,海水入焉。

  有[亻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妭]。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妭],雨止,遂杀蚩尤。(魃)[妭] 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妭] 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有人,方食鱼,名曰深目民之国,盼姓,食鱼。

  有锺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有赤兽,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

  有山,名曰齐州之山、君山、[先先/鬲]山、鲜野山、鱼山。

  有人一目当面中生。一曰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

  有继无民,继无民任姓,无骨子,食气鱼。

  西北海外流沙之东有国,曰中[车扁],颛顼之子,食黍。

  有国名曰赖丘。有犬戎国。有(神)(人),人面兽身,名曰犬戎。

  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厘姓,食肉。有山,名曰章山。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泂)[灰]野之山。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

  西北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炽九阴,是谓炽龙。

海内经第十八

  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有爱之。

  西海之内流沙之中有国,名曰壑市。

  西海之内流沙之西有国,名曰汜叶。

  流沙之西有鸟山者,三水出焉。爰有黄金、璿瑰、丹货、银铁,皆流于此中。又有淮山,好水出焉。

  流沙之东黑水之西有朝云之国、司彘之国。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擢耳谨首,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肠止。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

  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山,名不死之山。

  华山青水之东有山,名曰肇山。有人,名曰柏(子)高。柏(子)高上下于此,至于天。

  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野,后稷葬焉。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灵寿实华,草木所聚。爰有百兽,相群爰处。此草也冬夏不死。

  南海之外黑水青水之间有木,名曰若木,若水出焉。有禺中之国。有列襄之国。有灵山,有赤蛇在木上,名曰蝡蛇,木食。

  有盐长之国。有人焉,鸟首,名曰鸟氏。

  有九丘,以水络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

  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上)有九[木属],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暤爰过,黄帝所为。有窫窳,龙首,是食人。有(青)兽,人面,名曰猩猩。

  西南有巴国。大暤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有国,名曰流黄辛氏,其域中方三百里,其出是(尘土)(麈)。有巴遂山。渑水出焉。

  又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食象。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唇蔽其面,因即逃也。

  又有黑人,虎首鸟足,两手持蛇方[口谄-言]之。

  有嬴民,鸟足。有封豕。有人曰苗民。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主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有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凤鸟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背文曰义。见则天下和。又有青兽如菟,名曰[山/菌-艹]狗。有翠鸟,有孔鸟。南海之内有衡山。有菌山。有桂山。有山名三天子之都。

  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

  北海之内有蛇山者,蛇水出焉,东入于海。有五采之鸟,飞蔽一乡,名曰翳鸟。又有不距之山,巧[亻垂]葬其西。

  北海之内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名曰相顾之尸。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是始生氐羌,氐羌乞姓。

  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

  有钉灵之国,其民从膝已下有毛,马蹄,善走。

  炎帝之孙伯陵,伯陵同吴权之妻阿女缘妇,缘妇孕三年,是生鼓、延、殳,始为侯。鼓、延是始为钟,为乐风。

  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帝俊生禺号,禺号生淫梁,淫梁生番禺,是始为舟。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吉光是始以木为车,少暤生般,般是始为弓矢。帝俊赐羿彤弓素[矢曾],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帝俊生晏龙,晏龙是为琴瑟。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帝俊生三身,三身生义均,义均是始为朽[亻垂],是始作下民百朽。后稷是播百谷。稷之孙曰叔均,是始作牛耕。大比赤阴是始为国。禹、鲧是始布土,均定九州。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讠夭]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壤,以处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洪水滔天,鲧窃帝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 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 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

  有青鸟,身黄赤足,六首,名曰鸀鸟。有大巫山。有金之山。西南大荒之中隅有偏句、常羊之山。

大荒北经第十七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爰有[丘鸟]久、文贝、离俞、鸾鸟、皇鸟、大物、小物。有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熊、黄蛇、视肉、[璿]瑰、瑶碧,皆出(卫于山。丘)(于山。卫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有胡不与之国,烈姓,黍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有蜚蛭,四翼,有虫,兽首蛇身,名曰琴虫。

  有人名曰大人。有大人之国,厘姓,黍食。有大青蛇,黄头,食麈。有榆山。有鲧攻程州之山。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有[般/木]木千里。

  有叔[蜀欠]国。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有黑虫如熊状,名曰猎猎。

  有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先槛大逢之山,河、济所入,海北注焉。其西有山,名曰禹所积石。有阳山者。有顺山者,顺水出焉。

  有始州之国,有丹山。

  有大泽方千里群鸟所解。

  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鞈,鞈修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

  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谷。北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鸟身,珥两蛇,践两赤蛇,名曰禺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又有神,衔蛇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又有无肠之国,是任姓。

  无断子,食鱼。

  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乌欠]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

  有岳之山,寻竹生焉。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句,海水入焉。

  有[亻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妭]。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妭],雨止,遂杀蚩尤。(魃)[妭] 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妭] 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有人,方食鱼,名曰深目民之国,盼姓,食鱼。

  有锺山者。有女子,衣青衣,名曰赤水女子献。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有赤兽,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

  有山,名曰齐州之山、君山、[先先/鬲]山、鲜野山、鱼山。

  有人一目当面中生。一曰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

  有继无民,继无民任姓,无骨子,食气鱼。

  西北海外流沙之东有国,曰中[车扁],颛顼之子,食黍。

  有国名曰赖丘。有犬戎国。有(神)(人),人面兽身,名曰犬戎。

  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厘姓,食肉。有山,名曰章山。

  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泂)[灰]野之山。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

  西北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炽九阴,是谓炽龙。

海内经第十八

  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有爱之。

  西海之内流沙之中有国,名曰壑市。

  西海之内流沙之西有国,名曰汜叶。

  流沙之西有鸟山者,三水出焉。爰有黄金、璿瑰、丹货、银铁,皆流于此中。又有淮山,好水出焉。

  流沙之东黑水之西有朝云之国、司彘之国。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擢耳谨首,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肠止。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

  流沙之东黑水之间有山,名不死之山。

  华山青水之东有山,名曰肇山。有人,名曰柏(子)高。柏(子)高上下于此,至于天。

  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野,后稷葬焉。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灵寿实华,草木所聚。爰有百兽,相群爰处。此草也冬夏不死。

  南海之外黑水青水之间有木,名曰若木,若水出焉。有禺中之国。有列襄之国。有灵山,有赤蛇在木上,名曰蝡蛇,木食。

  有盐长之国。有人焉,鸟首,名曰鸟氏。

  有九丘,以水络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

  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百仞无枝,(上)有九[木属],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暤爰过,黄帝所为。有窫窳,龙首,是食人。有(青)兽,人面,名曰猩猩。

  西南有巴国。大暤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有国,名曰流黄辛氏,其域中方三百里,其出是(尘土)(麈)。有巴遂山。渑水出焉。

  又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食象。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唇蔽其面,因即逃也。

  又有黑人,虎首鸟足,两手持蛇方[口谄-言]之。

  有嬴民,鸟足。有封豕。有人曰苗民。有神焉,人首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主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有鸾鸟自歌,凤鸟自舞。凤鸟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背文曰义。见则天下和。又有青兽如菟,名曰[山/菌-艹]狗。有翠鸟,有孔鸟。南海之内有衡山。有菌山。有桂山。有山名三天子之都。

  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

  北海之内有蛇山者,蛇水出焉,东入于海。有五采之鸟,飞蔽一乡,名曰翳鸟。又有不距之山,巧[亻垂]葬其西。

  北海之内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名曰相顾之尸。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是始生氐羌,氐羌乞姓。

  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

  有钉灵之国,其民从膝已下有毛,马蹄,善走。

  炎帝之孙伯陵,伯陵同吴权之妻阿女缘妇,缘妇孕三年,是生鼓、延、殳,始为侯。鼓、延是始为钟,为乐风。

  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帝俊生禺号,禺号生淫梁,淫梁生番禺,是始为舟。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吉光是始以木为车,少暤生般,般是始为弓矢。帝俊赐羿彤弓素[矢曾],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帝俊生晏龙,晏龙是为琴瑟。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帝俊生三身,三身生义均,义均是始为朽[亻垂],是始作下民百朽。后稷是播百谷。稷之孙曰叔均,是始作牛耕。大比赤阴是始为国。禹、鲧是始布土,均定九州。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讠夭]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术器,术器首方颠,是复土壤,以处江水。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洪水滔天,鲧窃帝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来源:中国錞于网  作者:不详     

 

Copyright © 2009 中国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benliu168@163.com 备案号:湘ICP备13010145号